卢肖肖

不速之客 —13—(Mpreg设定)

nichoLee:

★ 配对:Erik/T'Challa,斜线有意义


☆ Mpreg以及私设如山请慎入


★ 前文: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 08 / 09 / 10 / 11 / 12




13




Erik认得眼前这片草原,他记得地平线上倾洒着绀蓝的天幕。




几个月前他梦到过这里。




年轻人发觉自己恢复成了拖着Klaw尸体来到瓦坎达边境那天的打扮——顺带提一句,这套衣服已经在Erik Stevens“死”去之时一并不知踪影了——他向四周眺望,视线所及之处尽是无穷的金色干草,草穗摇曳于空气轻微的流动中。




这是另一场梦。




上一次梦到了T'Challa与三只小豹子,那是豹神告知他即将为人父的预知梦,这次必定也有什么在等待着。Erik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试图寻找到底是什么再次将他召唤进了梦境,他的短靴踩过长满干草的土地,带出悉悉索索的声响。




T'Challa兴许是他梦里永恒的主角,Erik没走上多久就瞥见了那个男人身着长袍的背影:他似乎在焦急地寻找什么,不停出没于密集的草丛里。




“T'Challa!”亲王之子大声喊了句,加快脚步奔向T'Challa那儿。




然而T'Challa并未听见,他一路拨圌弄开干草,不知在寻找什么。




“T'Challa,”Erik来到他身边又唤了声,“陛下。”




这声包含各种深意的称呼倒是钻进了T'Challa的耳朵,他直起身子,略带好奇地望向Erik,眼底折射天上的繁星,透亮闪烁,“我们认识么?”




“算是吧。”Erik敷衍了句,好在梦中的T'Challa没有追问下去,否者他真的没有把握解释清楚他们俩之间的关系,“需要帮忙么?”




T'Challa犹豫了会儿,“豹子,”或许是觉得这回答过于荒唐,他又具体描述起来好增加信服度,“三只,小小的能够趴在手心上。”




“都是金色的花豹子。”见Erik神情一变,T'Challa赶忙追加了句。




不好的预感又应验了,Erik这会儿真情实感地唾弃起自己不讨喜的“预知能力”:小豹子的出现象征着新生命的到来,若它们消失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新生命的陨落?




“你把它们弄丢了?”




“一半责任在我,”T'Challa歪过脑袋蹙着眉头回忆起来,“我想把它们抱起来,然后它们就逃开了。”







Erik突然惊醒过来,他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时钟告诉他距Shuri离开不过才一两个小时。




他回头看了平躺于眼床上的T'Challa,方才梦境里绀蓝色的天际还残留在他的视网膜里,真切得仿佛当真置身于了那片草原之上。







Erik再次回到了那片草原,现在他确信自己与昏迷中的T'Challa融合了梦境。




“你可真奇怪。”T'Challa还在翻着草堆寻找小豹子,“一会儿消失,一眨眼又出现。”他瞥了眼Erik嘟嘟囔囔,“外乡人。”




这个词刺痛了Erik的神经,他用唯一会的那句瓦坎达语说道:“我叫N'Jadaka,N'Jobu之子。”




T'Challa惊讶地眨眨眼睛,仿佛有星辰从他的眼眶里落了出来,“N'Jobu是我的叔叔,我从来不知道他有个儿子。”




Erik只能听懂自己父亲的名字,T'Challa顺着他说起了瓦坎达语,“我在奥克兰长大,刚才那句是我唯一会说的瓦坎达语。”




“噢,”T'Challa了然地点点头,用英语重复了遍,“也许这就是我不知道你存在的原因,因为你一直在美国,而不是瓦坎达。




“也许。”Erik不愿触及这个话题,他总以为自己忘记了儿时父亲尸体倒在公寓里的画面带来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即使他现在长大成人,杀圌人如麻,见过的死人都数不过来,那些浓重的影子也永远不会消失与湮灭,“我来帮你找小豹子吧,它们听起来对你很重要。”




“你真是个好人,N'Jadaka。”T'Challa朝他微微笑了笑,甜得像是奶油味儿的千层酥蛋糕。




Erik别过脑袋,他想告诫T'Challa自己绝非好人,他扼圌杀了无数生命,还差点杀了T'Challa,他甚至强圌迫他做了亵圌渎之事,但最后年轻人还是决定将这些发生在梦境之外的事儿留在外头。




至少在这儿,他能以N'Jadaka的身份存在一会儿。




他们找了整晚,直至头顶上的繁星一个个安静地谢幕离场,天边泛出了隐约的亮光,可惜小家伙们还是毫无踪影。




“它们可能不会回来了。”T'Challa自言自语道:“是我的错,我该看好它们。”




安慰人这事儿Erik从没做过,自N'Jobu后他也从没被人安慰过,而这段记忆早就模糊得认不出了模样,他着头皮低声说:“不,它们是Bast给你的礼物,她不会轻易收回去,别放弃希望,T'Challa。”




在梦里,这些柔软过头的话似乎很容易就能说出口,Erik想,要是在现实中,打死他都不愿吐出一个单词。




“谢谢你,”T'Challa点点头,感激地向Erik比了个瓦坎达特有的手势,“早知道我该给它们取好名字,说不定它们就能回应我的呼唤了。”Erik顿了一拍脚步,又立马追了上去,“你想给它们取什么名字?”他觉得自己该把所有的回答都记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T'Quila?”T'Challa半开玩笑地提了一个,立刻又自我否认道:“不,我父亲不会同意的。”




Erik从未见识过T'Challa的幽默感,“其实挺好的。”他一时间有些懵,以至于说出了会令自己在不久的将来追悔莫及的话。




“不,要是我父亲给我取了个蒸馏酒的名字,我会讨厌他一辈子的。”T'Challa笑出了声。







“Stevens,Stevens!”Shuri好不容易劝服Ramonda相信T'Challa临时有事滞留在了瑞士,她急匆匆跑到软圌禁亲王之子的“牢圌房”里,却看到这人正抱着她的兄长睡得正酣,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我在外边奔波不停,可你呢?”




一天不到的时间里Erik被同一个人打搅了两次睡眠,他抱紧了T'Challa,脸色不大好看,勉强还维持着平静,“我就快要成功了,小丫头,别妨碍我。”







“Papa,”Erik听见T'Challa轻声念了句,他顺着后者的目光望去——天空又暗了下来,梦境里的时间似乎流逝得要比外边快得多——他们面前出现了头成年黑豹,它的身后,三只金毛的小家伙正挤在一起呼呼大睡。




Erik上前一步,这黑豹是他杀父仇人的化身,他低头看着它,“它们是我的。”




豹子在黑暗里发光的眼睛死死盯着Erik,看样子并不愿意让开。




“T'Chaka,它们是我的,你的儿子也会是我的。”他站在那儿,毫不畏惧黑豹随时会挥过来的利爪,“你夺走了我的所有,这是我应得的。”




T'Challa安抚性质地拍了拍Erik的背脊,他走过去,跪坐到黑豹身边,伸手抚圌摸起它滑圌顺的皮毛。三只小豹子这会儿恰到好处地醒了,它们先是发现了Erik,欢快地跑到父亲脚边绕了几圈,再一个个奔向T'Challa,一股脑儿钻进了他怀里。







T'Challa在Erik怀里悠然醒来。他记得自己做了极为漫长的一场梦,然而他记不清梦见了什么。




Shuri趴在一边的书桌上睡得正熟。




“我怎么……”他支撑起沉重的身躯喃喃低语,却被Erik一把拉了回去。




“不用担心,一切都好,堂哥。”




To Be Continued…




死乞白赖求肖老师 @Ashaw肖 给我的本子写特典,她捂着肝同意了,爱她!


请大家关爱我们两个赶稿的苦逼QWQ(喂!BTW本宣下周发x



评论

热度(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