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肖肖

【亨超/本蝙】超人你贵姓 CH.5

piggiewen:

我这种有催必更的小可爱去哪里找!(喂


好啦主要是为了压一下tag下的垃圾人 希望大家可以谨慎识别夹带逆CP私货表演欲旺盛打亨本tag说不知道rps是什么并表示打双tag就是为了恶心大家的某个画手哦 毒粮吃了可是会上吐下泻的 严肃脸笔芯


我是想指名道姓来着但是你们都说她没这么大面子所以就算了8(害羞地跑开


还有在A攻B受单向tag下来给你上课说你们太在意攻受这毛病两年了还没治好吗


CH.1   CH.2   CH.3   CH.4




chapter.5

——我本应阻止这些的。

布鲁斯扫完面前这篇报道的存档果不其然又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无谓的自责,他喝了口咖啡,接着翻阅至下一篇,以“人类是否需要超人”为中心的讨论十足刺眼,那些极尽所能捕捉到的、超人在空中迅速闪过的剪影则令布鲁斯又想起了才离开没多久的超人:和善,热忱,在面对他人时不带有任何攻击性,即使他的记忆如今已经断了层,他也清楚这才是超人的真实样貌。

他更清楚他所排斥的只是他与克拉克之间无法被他接受的关系,但对于超人,他早就不再有任何的多余偏见。

但好在这些也都成为了过去式,连同那个只有布鲁斯记住的世界一起。每每想到这点,布鲁斯就会觉得自己忘记了自己曾参与过的这一切改变也不构成多大的问题,超人醒来了、也或者从没死去过;玛莎不用在经历失去、回到正常的生活中;这个世界不会因外来的入侵者毁灭,他更不需要集结一群陌生人来承担失去性命的风险……这所有都很完美,这也使得布鲁斯在克拉克离开后又问了自己一遍:那你到底在寻找什么?

布鲁斯在独自的沉默中抿着咖啡,又点开了另外一份文件。那是他在快速把过去一年的监控视频浏览完一遍后整理出的几份归档,联盟的成员们来到蝙蝠洞时的那些被他整理到了一起,克拉克也在蝙蝠洞出现的、那份容量庞大的归档也整合在了一起,剩余的那些则是布鲁斯自己用以记录工作纪要的。他点开只有他自己出现的那份,循着日期又一一从他上次产生疑问的地方看过去。他对身边这些人的认知与了解已经随着几天前的变故被抹除了,但他绝不会揣摩不出自己的行为,即使只是些看起来正常不已的忙忙碌碌,布鲁斯也认为自己绝对能从中获得、比其他人口中更多的信息。

“我在蝙蝠洞的时候,也会经常这样坐在操控台前……”布鲁斯的手指在屏幕前凭空转了一圈,又换了调调,“……和别人通话?我是说……这样一动不动坐在那儿说话出现得……太频繁了?”

后半句是并不确定的语调,布鲁斯准确抓住了阿尔弗雷德才抬脚跨进来的那个时机,他转动椅子朝向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起先并没做出回应,直到他走近布鲁斯又顺手拿走布鲁斯端在鼻子前的咖啡杯后才跟着他的问询望了眼屏幕。

“我也很希望能弄清楚您在做的每一件事,”他看着布鲁斯调出了角度更清晰的那一段,耳内并未有佩戴着通讯器的布鲁斯又的确面向电脑动着嘴在说些什么,“但很可惜,您并没给我这样的机会。”

他瞄向布鲁斯,布鲁斯也瞥着眼睛瞅了过来,阿尔弗雷德似乎很轻易就弄清了布鲁斯提问的中心,他把咖啡杯放回托盘,又把那杯果汁递了过去:

“您是想问我有否察觉到您之前有在做一些令我担心的事吗?的确,您偶尔长时间把自己关在这里做一些我并不知道内容的事让我感受到了异常。”——在联盟顺利成立、而克拉克也完全进入布鲁斯的生活后,阿尔弗雷德已经太久没见到布鲁斯独自一人在蝙蝠洞中处理神秘事物的样子了,这甚至让他忽略了布鲁斯维持这种状况已经有一阵了、而他却迟钝到没能想起来这究竟始于何时:

“我也确实在最近考虑过这和您遭遇的事是否有关,但是我……”阿尔弗雷德明显像是被什么噎住似的顿了一下,“但是我……”

他没能说下去,站起来扶住他双臂的布鲁斯也让他不打算再说下去了:

“我相信这绝对不是你的错,阿尔弗雷德,”布鲁斯软和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向他展示了前所未有的贴心,“如果这是注定发生的,那它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您已经开始认为这是注定会发生的事了?”阿尔弗雷德看向布鲁斯重新恢复了正常的表情,他从布鲁斯的安慰中脱开又去扶扶眼镜,“包括肯特少爷在内的所有人都坚信这是个无法解释的意外。”

“我不知道,我……不确定。”布鲁斯弯着手指擦了擦鼻子,再重新面向电子屏时,他的脸上又是显而易见的苦恼——因为他的潜意识从来都没有给他“这是个意外”这样笃定的信息,所以他不停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寻找着蛛丝马迹,试图去弄清这早已空白的一切究竟因何发生,找回记忆也许重要,但找到事情的源头对他来说也同样重要。

“我想问一下,我第一次突然昏倒——这种非正常意义上的昏倒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阿尔弗雷德探寻着布鲁斯的意图,他也再次看了看视频资料里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忙碌着未知事务的布鲁斯,搜寻着时间线:

“今年八月在中途城发生了一场……人为的可怕灾难,”他尽量以足够精准的用词回答着布鲁斯指向性极强的问题,“不管您疑惑于哪个环节的问题,从那个时间查起也许会替您省下很多时间。”

“好,”布鲁斯点点头,他记得这场轰动的事件,也记得由此给他带来的、找到了联盟中人的契机,“我了解了。”

“所以明天您会和肯特少爷一起回肯特农场看望肯特女士,对吗?”

就算没听到克拉克和布鲁斯方才的全部对话,但克拉克离开前来拜访他时那近日来少有的活跃气息明显让阿尔弗雷德多少在意起了这件事。眼前的布鲁斯•韦恩无论记得多少于他而言都不会有任何改变,但对克拉克和玛莎来说,布鲁斯的遗忘意味着归零,他既不希望克拉克和玛莎面临这件事,也不希望布鲁斯面临这件事。

尤其是在他们已经如此亲密之后。

“……当然,”犹豫转瞬即逝,布鲁斯对留存于记忆中的、玛莎的孤独背影有着太深的感触,“我会去的。”

“那就好,只要看到您,她总是会很开心。”


缘于这句话,布鲁斯直到见到玛莎之前都在不停怀疑着玛莎看见他是否真的会表现出“高兴”。他挪了挪屁股、整个人又往前坐了一点,绞在一起的手指明明白白凸显了他的局促,他在这间记忆中只敢远远站立来看过一次又一次的屋子里像一个擅闯禁地的罪人,而看着他的克拉克和玛莎则只是以自在许多倍的姿态担心着布鲁斯再这么坐着的话、早晚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第一次来见我的时候,你的紧张不逊于现在。”玛莎把手伸了过去而后叠在了布鲁斯的双手之上,如今的世界已经不需要布鲁斯再对她感到抱歉和亏欠了——从来也不需要,但布鲁斯好像仍未好好地消化这个事实,他那静默的不安让玛莎同样也让玛莎感到了心疼:

“希望我想快点见一见你的心急没吓到你,我实在是……太担心你了。”玛莎轻拍了两下布鲁斯的手后收回了胳膊,“我只是想确认你健康安全就好。”

布鲁斯回视着玛莎,那过于关切的目光让他的僵硬渐渐软化下来。眼前的玛莎•肯特正明确而慈祥地对他笑着,她的眼角不再有悲伤的痕迹,布鲁斯对她因幸福而散发的温暖一目了然,这能缓释他心头长久以来的背负的内疚,却也在无形中再度增加了他的迷惘。

“我……”布鲁斯不想在如此关爱他的眼神之下显得像个尴尬的陌生人,但他的确不知道在他“初次”踏进的、肯特家的房子中该以什么身份说话,“我没什么事,让您担心了。”

“知道让我担心就好。”玛莎没介意布鲁斯过分礼貌的回答,她用毫不疏远的语气责备了布鲁斯一句,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克拉克用膝盖在桌子底下碰了碰她时,她也不动声色地从桌前站起:“在这儿吃过午餐再走,好吗?”

在察觉到自己忙不迭点头之后,布鲁斯发现自己甚至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他对玛莎的要求完全说不出拒绝,这是正常的现象吗?他的视线跟着玛莎踏入厨房后又转回来,而克拉克已经坐到了玛莎方才的位置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我们一周几乎有三顿以上的晚餐是在这儿吃的。”几次下来,克拉克已经懂得如何在布鲁斯面前表现自然了,当他清楚自己的焦急只会让布鲁斯抗拒后,他便不再强迫性地在布鲁斯面前表达什么了,“这就是我说的‘我们一起出现总是能让她高兴’,当你发现这一点后,你就和我提出了‘我们得经常回来陪陪玛莎’这个建议。”

“在我离开堪萨斯寻找出身的秘密乃至于到大都会工作的那段时间,我陪伴和照顾玛莎的时间一直少之又少。”克拉克用最简单的叙述来揭示着布鲁斯的出现为他的人生带来的、方方面面的影响,“是你让我意识到对于玛莎我有多疏忽,在照顾玛莎这件事上,你一直是比我更上心的人。”

布鲁斯抿抿嘴,对这样的称赞感到惶恐,但克拉克的话语间真诚的感激又让他逐渐放松下来。

“也许那是因为我见过她因你而悲痛伤心的样子,”布鲁斯言语间又小小地扭头望向了厨房的方向,如今站在里面的玛莎正带着喜悦而平静的心情为她在意的孩子们料理着午餐,那些只存在于布鲁斯记忆中的悲痛从未降临在她的身上:

“好在……好在那最终并没发生在她身上。”

“是啊,这些话你和我说过一次了。”克拉克又为这第无数次发生的巧合欣喜地笑了笑,“在卢瑟准备对玛莎下手的那天,你就是用这个理由劝服了我和你一起去阻止了准备绑架她的人。”

“所以她没受到任何伤害?”

“当然没有。”克拉克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再次对布鲁斯确认道:“那天晚上在她的记忆里,不过是‘我的克拉克终于带来了一位新朋友’。”

克拉克停在这儿没说下去,他不是不想当着布鲁斯的面把他们从最开始经历的一切全都讲给他听,但是像这样引起布鲁斯的好奇、慢慢地把过往揭露给他看着实是个能让布鲁斯心甘情愿和他待在一起的好办法。他观察着布鲁斯,看他在若有所思中似是要开口的迟疑模样,只是他还没能接着问下去,玛莎又适时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别总在这儿待着,去克拉克的房间坐坐,”她走到布鲁斯的椅子后头将右手搭在布鲁斯的肩膀上,还湿漉漉的左手则指了指楼上,“那儿还有你落下的衣服,以前你可是很喜欢和克拉克待在那儿。”

“我……”

“去吧,”她拍拍布鲁斯的肩,以一种笃定的鼓励说道:“说不定能让你想起什么呢?”

布鲁斯很怀疑玛莎口中所谓的“故地重游”是否能真的起到作用,尽管如此,他还是顺从地在玛莎殷切的眼神中跟着克拉克上了楼,当克拉克推开那扇门,他竟然也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些微紧张。何必?他问自己,然而跟在克拉克后头的脚步却依旧显露了踌躇。

“只是参观下你以前常来的地方而已,”克拉克又一次敏锐地捕捉到了布鲁斯自以为藏得极好的静默情绪,他侧身为布鲁斯让开路、也从另一个角度冲布鲁斯笑着,“不用那么紧张。”

“……我没有。”

布鲁斯皱皱鼻子小声地反驳了一句,克拉克没同他计较,他只是看着布鲁斯的手抚了抚门框、又仰起脖颈左右看了看天花板。房间内的陈设从克拉克小时候开始就没有做过太多改动——只有佐德破坏了这里以后,他在重新修缮时扔掉了那张彻底变成一堆碎木头的写字桌;紧挨着床尾的是一张可供布鲁斯直接陷进去的无靠背沙发,在天气转冷的时候,克拉克会在那儿为布鲁斯置放一个小暖炉,然后任由他窝在里面睡上两个小时;床上的毛毯还是一个多月前阿尔弗雷德为他们重新采购的,至于布鲁斯很久前抱怨过的这张床有些硌人的问题早就被玛莎铺上的三张软垫解决了。这些曾让克拉克觉得并不重要的小事、如今都成为了值得他一再回味的细节。

“那是我的大衣。”

已经站在房间中央打量了好几圈的布鲁斯指向挂在墙面上那件、麻灰色的大衣,他微微拢了拢眉后朝那儿走去,克拉克却比他更快一步拉开了立式衣柜的门。

“你落在这儿的可不止这些。”他用声音提示着布鲁斯和他看向同一处,并不大的衣柜里有一般被明显正式高级到不属于克拉克的衬衫占满了,原本不想靠近的布鲁斯在看见内部的情形之后还是下意识走了过来。他像是不介意和克拉克挨得过近那样挤到了他的身边、手也一并伸向了那些衣服,看起来常穿的运动服、用以替换的正装,还有放在隔板上的……

“这是……”布鲁斯拎起一条和现时自己身上正穿着的、款式和颜色一模一样的三角内裤,眼睛睁得忽大忽小。

“没错,这是你的,”克拉克靠在衣柜门上饶有兴味地抱起了手臂,“我的在右边,这应该很好认,毕竟你的尺寸要小一些。”

布鲁斯面颊上的难堪印衬了克拉克逗弄的成功,他朝上翻了翻眼睛后把内裤放回去,克拉克•肯特的房间里属于他的痕迹是如此之多,多到他自己都认为再拒绝承认也确实过于懦弱了。

“我想问你,”布鲁斯思忖了几秒后,也靠上了另一面的衣柜门,“我很想知道,如果我不会再想起过去一年间的所有事,你打算怎么处理……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

这对布鲁斯来说本不该成为难题,他很想、也完全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在克拉克一再的主动之中,这显然正在逐渐升级成让布鲁斯进退不得的困扰。

“那就重新再来一次。”克拉克像是有所准备、更像是早就慎重考虑过那样坦然答道,“我不觉得我们的关系需要‘被处理’,因为你忘记了并不会改变我爱着你这一事实。”

“可是我……”

“我们下去吧,别再这么站着了。”克拉克对布鲁斯又陷入挣扎的眉头感到有趣,他知道布鲁斯其实可以对他宣布曾经有过的一切都作废、也可以轻松让两人回到朋友关系,可布鲁斯并没有那么做,而克拉克只要能看到布鲁斯现在这样、仍会因他烦扰就心满意足了:

“尽管五天还剩下三天,但你再用这样的表情和我面对面站着,我很难保证自己会不会对你做出些什么。”

克拉克故意碰了碰布鲁斯的脚尖后又指指他嘴角的方位、调笑性地对他说道,而这毫不意外的,立刻换来了布鲁斯又一次在堂皇中羞赧起来的无措神情。他压下了会让布鲁斯进一步难堪的笑声、跟在布鲁斯后头离开了房间。

“我们说好五天后再说的。”

布鲁斯在楼梯口停住,他才缓过来似的又绷住脸对克拉克警告道——哪怕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警告实在表述得太没气势。

“我记得,我会给你空间的。”

仿佛为了确认自己对布鲁斯依旧有着巨大影响力,克拉克摆出真挚的表情答应,右手却伸到布鲁斯背后轻拍了下明明不能再由他随意触碰的屁股。这使得布鲁斯小幅度地原地弹跳了一下,克拉克连布鲁斯的惊恐表情都未来得及确认、就看到他缩起了肩膀、而后三步并作两步从楼梯上逃了下去。
-------


铺剧情线要了我的命差点激情删文...还好硬着头皮跨越了难关(

评论

热度(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