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肖肖

【SB 超蝙】野性克里普坦 20(AU, 乡土ABO,邮购新娘)

murasaki1203:

第二十章

布鲁斯打开房门,冷风猛然而至,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极寒的天气瞬间唤醒了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长期呆在温暖室内带来的惫懒被冲刷得无影无踪。暴风卷起一层白雾,模糊了远处原野和树林的轮廓。极端严寒的天气昭示着对这片土地的统治权,在它所及之处,所有的颜色和形状都随之改变,所有的生物都要按照它的规则才能存活下去。人类从来就不是这里的主人。

他掀起防水布,把堆在屋檐下的木柴搬进了屋里,然后仔细盖上了剩下的木柴,用石头把防水布压住。储存肉类的冰柜早在一个月前就搬到了室外,在这种温度下,大自然就是最好的冷冻室。他选择了一袋分装好的牛排,中午他可以煎着吃一块,剩下的大部分用来做罗宋汤。罗宋汤的做法并不复杂,不过牛肉需要久炖才能熟透入味,所以他简单用过午餐之后,就开始准备起来,一边把牛肉切成块下锅慢炖,一边把各种蔬菜洗净切好,顺便还烤了一个全麦面包,晚上配着肉汤吃正好。
        
他开始学会享受这种独处的时刻。克拉克是一个存在感过于强烈的阿尔法,和他在一起时,布鲁斯很难不被影响,更何况他像一只粘人的大狗一样热情,总是想扑到布鲁斯的身上来。他并非是排斥这种亲密,但他也需要属于自己的时间,去思考一些事,或者什么都不想,只是安静地一个人呆着。克拉克总是让他分心。

克拉克承担了大部分户外的劳动,所以自然而然地,布鲁斯认为自己应该负责把木屋里的一切都照料妥当。他尽量维持着室内的清洁和整齐,把每一样物品都归置到合适的位置上。克拉克经常在用完调料瓶后随意地放回去,而不是按照瓶身从高到低的顺序,这正好给布鲁斯找了些事情做。每一次物归原位的时候,布鲁斯就会油然而生一种满足感,心里无比踏实熨帖。

来到这里之后,或许是因为长期置身于朴素宁静的环境中,布鲁斯的感官也随之变得越发敏锐。当熟悉的脚步上由远至近地传来,他立刻起身,打开了房门。克拉克的头发上还落着积雪,看到布鲁斯站在门口,嘴角上扬,显得很高兴。他把背上的猎枪卸下来,布鲁斯自然而然地接过,挂在了门后。阿尔法把背包放在地上,在门外脱下厚重的灰绿色外套,抖了抖上面的雪花,然后才拎起背包进屋。

火炉上还热着一壶茶,布鲁斯给他倒了一杯,阿尔法喝了一口就随手放在旁边的茶几上。他正打算凑上来亲一下布鲁斯的时候,地上的背包突然动了起来。布鲁斯吃惊之下,推开了阿尔法。“那是什么?”

背包里像是有什么动物,正在猛烈地挣扎着想要出来。“退后一点。”阿尔法说着蹲下来,把束紧口袋的系绳解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从带口钻了出来。

猫。这是布鲁斯的第一个念头,但他很快想到这样的荒野里哪来的猫,然后他就发现了那只浅棕色猫的耳朵上还立着一小撮突出的黑毛。

“不会吧?”他难以置信地感叹道。“你抓了一只猞猁?”

“准确的说,我是遇到了它,然后把它带了回来。”阿尔法认为用“抓”显得自己好像是故意的一样。他在回来的路上听到了细微的猫叫声,顺着找了过去,才在干枯的树丛里发现了这个倒霉蛋。费了一番功夫在把它装进了袋子里,幸好冬天穿得厚,还戴了手套,不然身上估计少不了无数道抓痕。

“当心,它是个小斗士。”克拉克提醒道。

猞猁动了几下,上半身露了出来,看起来它还没有成年,但体型已经比一般的家猫还要大一圈了。布鲁斯转头看向克拉克:“它和妈妈走散了吗?受伤了吗?”他了解克拉克,他不会无缘无故地把一只野生的动物带到家里来。

“它受伤了,还很严重。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它妈妈离开了它。”克拉克绕到猞猁的身后,抓住背包底部一拉,把它抖了出来。

猞猁的身上并没明显的伤痕。但布鲁斯马上就意识到,情况其实更严重。小家伙声嘶力竭地发出威胁的低吼声,肩膀紧绷着耸起,头颅低下,眼睛睁得溜圆溜圆,这是本能的防卫状态。然而张牙舞爪也无法掩饰它的脆弱无助,猞猁两条后腿还软绵绵地拖在地上,似乎使不上一点力气。

“你去找个纸箱过来,不要太大。”他吩咐道。克拉克出去之后,布鲁斯和猞猁四眼相对,或许是信息素过分强烈的阿尔法离开了,它变得安静了一些。当然,也可能它实在太虚弱,刚才的嘶吼已经耗尽了仅剩的能量。它的脑袋慢慢垂下来,放在了胖乎乎的前爪上,仍然警惕地注视着布鲁斯。

布鲁斯移开目光,希望能让它别那么紧张。他到厨房查看了一下炉灶上的肉汤,从锅里捞了两块肉出来,切得尽量细碎一些,然后装在一个深口的盘子里,又往上面浇了一勺汤。等他把盘子放在靠窗的桌上时,克拉克回来了。

把猞猁弄到纸箱里的过程十分不易,它比想象中要灵活多了。它一进去,立刻缩在了纸箱的一角,可怜巴巴的样子。克拉克把纸箱放在火炉附近,好让它取暖,又把纸箱的盖子合上一半,给猞猁弄了个光线昏暗的遮蔽处,让它能够多些安全感。

吃饭的时候他和布鲁斯说起了今天追踪狼群的事。它们是被一大群在冬天寻找食物的驯鹿吸引过来的。狼也在寻找食物。驯鹿很快会离开这里去地势更高的山地,那里积的雪没那么厚,更容易从地面挖出草吃。现在狼跟着它们,已经越走越远了。

这对于布鲁斯来说是个好消息,尽管驯鹿也许不这么想。但至少布鲁斯不用担心自己的阿尔法和狼群因为领地而发生冲突了,实际上,他可能担心狼更多一点。

肉汤已经放凉了,布鲁斯尽量动作轻微地把盘子放在了纸箱里。猞猁的鼻头缩了缩,食物的味道让它兴奋了起来,却依然谨慎地一动不动。

但它实在是太饿了,当看到布鲁斯和克拉克转过身,不再盯着自己的时候,猞猁终于忍不住大口大口地喝起了肉汤,过了一会儿布鲁斯再去看时,盘子里已经干干净净了。

不知为何,布鲁斯感觉猞猁对自己似乎并没有太排斥。它的身体姿态显得放松了一些,正好奇地看着自己。“小猫咪……”他轻声说,一边示意克拉克先别急着过来。“让我看看你……”

这一刻如此奇妙,当他的指尖触碰到猞猁后颈柔软的皮毛时,布鲁斯立刻就知道自己被接受了,仿佛它们之前有了一种特别的联系。猞猁仰起脖子,试图让自己的脑袋更加靠近人类温暖的手心。布鲁斯满足了它的渴望,轻轻地抚摸着它的头顶和后颈,很快,猞猁就从胸腔里发出了规律的呼噜声。

布鲁斯一边安抚着它,一边伸出另一只手在它身上游移,寻找伤处。猞猁的脊柱上有一个鼓起的包,比乒乓球还大一些,就在离尾椎十公分的地方。他小心地摸了一下,猞猁的呼噜声立刻消失了,它转过来警觉地看着布鲁斯,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嗥叫。

“里面有脓。”布鲁斯站起来对一直关注着动静的克拉克说。“我猜它是受到了什么动物的袭击,被咬伤或者抓伤了,伤口被感染后,脓包压迫到了脊椎,所以才不能走路。”他在柜子里翻出医疗包,拿出一根十毫升的针管。“我先试着把伤口里的脓液抽出来,看看它的腿能不能有好转。”

“好。我可以帮忙吗?”克拉克不无欣赏地看着自己的欧米加。

“你还是先别过来。”布鲁斯蹲下来,安抚着趴在纸箱的猞猁。“它好像有点害怕你。”

克拉克挠了挠头,退后了一些。抽取脓液的过程进行得还算顺利,布鲁斯的动作又快又稳,猞猁也没怎么挣扎,就像是它知道布鲁斯在帮助它一样。

“好了,暂时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布鲁斯抚摸着瘦骨嶙峋的猞猁,它身上已经没多少肉了,一摸上去都是骨头,大自然中的生命是那么脆弱,但它依然撑到了现在。它在温暖的火光中蜷曲起上半身,慢慢闭上了眼睛,只有些微起伏的胸膛能够证明它还活着。

布鲁斯一边给用过的针头和针管消毒,一边不自觉地叹了口气。阿尔法搂住他的肩膀:“别担心,它会好起来的。”

“我没办法这么乐观,如果它是脊椎受伤了,那就真的……”布鲁斯摇了摇头。

“嘿,我们不用总是去考虑最坏的可能性。”克拉克揉了揉欧米加的头发。“不管发生了什么,去面对它,总会有办法的。有时候,你就是得冒险。”他又想了想,说:“要是它真的走不了路,我可以给它做个轮椅托住下半身。玛莎的一个堂兄就是这么干的,他家的狗被汽车碾到了。我们可以让它生活在木屋附近,它抓不到兔子吃也没关系,我们养着它就行了。”

布鲁斯心里宽慰了一些,有时候他不得不承认,克拉克这种不知道是傻乐观还是过分自信的一面,其实刚好和自己形成了互补。尽管如此,这个晚上他还是辗转反侧,忍不住从床上下来好几次,把掌心贴近猞猁胸口,在确认到它规律的心跳之后,才轻手轻脚地回到床上。

评论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