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肖肖

【盾冬】非典型性Omega 07(ABO/轻松甜)

北行之徒:

老派绅士直A史蒂夫 x 激进Omega平权倡议者巴基


01 02 03 04 05 06




07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注意到他们之间的异样。


原本史蒂夫和巴基的关系已经有了明显的回暖,但是在这天之后突然有了个180°大转弯。巴基远远地躲着史蒂夫,像是完全不想和他有一点接触的样子。一旦史蒂夫靠近他十米范围之内,他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竖起耳朵,三步并作两步溜之大吉。


而史蒂夫的状态就更加微妙了。


他从训练室里头急匆匆地冲出来,顶着一个硕大的黑眼圈,一看就像是被揍了一顿。但是无论是谁问,他对刚刚发生了什么也闭口不提。


更让人疑惑得是,他完全没有办法和巴基对视哪怕短短一秒钟的时间。一个简单的眼神接触,就能让他立刻面红耳赤地低下头。可是哪怕是这样,史蒂夫的视线还是持之以恒地停留在巴基身上,一副想要靠近,却又不敢的样子。


在史蒂夫第三次用送文件的借口去巴基办公室,却发现巴基以闪电般的速度消失在走廊尽头之后,他沮丧地坐在台阶上,烦躁地将手中其实无关紧要的文件捏得皱皱巴巴的。


“发生了什么?”山姆问他,“你那天做了什么?”


史蒂夫顾左右而言他。


 


*


 


在弗瑞告诉他,南部九头蛇的活动目的已经有了眉目,特战队即将出动的时候,他意识到他将和巴基一起并肩作战了。


他像是回到了过去,回到了第一次见到巴基的时候,史蒂夫情不自禁地想问当时的自己,怎么当时没有意识到巴基有那么好看?


他越想,就越想起那天训练室里面的巴基,还有那双战斗时全神贯注凝视着自己的绿眼睛。


事实上就在那天晚上,他梦到了那个时候,他记忆当中巴基的样子。


他还记得他面颊上细小的绒毛,在灯光下就像是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带着几分笑的时候,看上去甚至有几分面嫩和无害了。就连他生气时候瞪大眼睛的样子,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无处不可爱。


然后他梦见了那天的训练室,梦见了巴基骑在自己身上,那有些得意的、快活的表情,他觉得自己彻底完了。


他开始问自己,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自己究竟想要把巴基当作什么来对待?


能合作的同事?默契的搭档?朋友?或者说——更加亲近?


史蒂夫不敢想下去,但是他却心酸地意识到巴基现在可能不会和他说话了,他们的关系可能永远也不会修复,连正常的往来都做不了,更别说——


他们马上就要并肩作战,但是巴基却已经讨厌了他,连一句话都不想再跟他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过分唐突的举动,因为他在格斗训练当中对着巴基勃/起了。


史蒂夫沮丧地垂下头,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任务的档案上。


 


*


 


巴基在调整自己的武装带,注意到史蒂夫走近的时候,他僵硬了一秒钟,随后用尽全身力气克制住自己不夺路而逃。


“怎么了?”他若无其事地抬起头,手上的武装带搭扣却咔嗒扣错了位置,牵扯得背后的交叉皮带拧在了一起。他刚想要伸手去调整,史蒂夫的手就伸了过来,想要帮忙的样子。


巴基的手指碰到了史蒂夫的。


手指接触的时候就像是过了电,巴基像是被烫了一下,下一秒就立刻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他甚至想要扭过脸或者背过身去,但是觉得这让自己仿佛电视剧里头一惊一乍的、陷入爱情的Omega。


于是他只是小小地后退了一步,看着史蒂夫得手碰到他的肩膀,调整着皮带的位置。


他注意到史蒂夫的耳朵都红透了,但是尽管一开始史蒂夫躲避了他的目光,但是那双蓝眼睛,很快就凝在了他的身上。他能在那双眼睛当中看到自己的眼睛,在那蓝色当中看到了一点绿。


“我帮你弄吧……你转过来、转过来一点……”史蒂夫的声音传过来,在巴基耳朵里就像是隔了层纱,甚至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地听了他的话,侧过了一点身,让史蒂夫的手指碰到他的后背,帮他调节着那该死的皮带。


太近了一点。


你不能把你的后颈暴露在一个Alpha的视线当中。


巴基警告自己,但是他没有躲闪,没有避让,而是让史蒂夫的手指温柔地在他的后背滑过,系紧、抚平那两根不听话的皮带。他竭尽全力忍住不在那种小心翼翼的温柔触碰当中让热度爬上自己的面颊,但是他能从光滑的玻璃墙面上看到倒映出来的的自己。


史蒂夫站在他身后,Alpha和Omega的体型差距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他意识到史蒂夫的肩膀是那么的宽阔,几乎能很轻易地将他罩在怀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慌张地垂下头,颊上带上了些微红了。


随后他终于意识到史蒂夫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柔软,甚至在这一刻让他产生了自己被喜欢着的错觉。


他警告自己,停下,这只是错觉。


 


短短的几分钟,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史蒂夫终于弄好了纠结在一起的皮带,放下手,说了一句“已经好了。”


手指离开巴基的后背时,他的目光被巴基耳边的一缕碎发吸引住了。


他忍不住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拢过那一缕头发,将它别在了巴基的红彤彤的耳朵后面。那软软的发丝扫过他的手心,麻酥酥的,让他心里都软了下来。


巴基全身一颤,被碰到的耳根带来了一阵莫名的痒意,就像是有什么从他心里扩散开了一样。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咬着嘴唇、垂着头,装作在整理挂在腰上的药品补给。


他不知道史蒂夫为什么还不走,为什么还碰了他的头发,碰到了他的耳朵。他想要赶史蒂夫离开,但是却莫名有些不舍得那种柔软了。


他本应转身给这个胆敢随便碰他的混蛋一梭子的,就像他往常做过的那样,给他们一顿痛揍。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只低垂着头,从面前的玻璃幕墙上偷偷看着映出来的史蒂夫和自己的影子。


史蒂夫手指动了动,像是得了默许似得,他壮着胆子,指尖轻轻蹭上了那透着微红的耳垂,向他靠近了些,又近了些。


巴基有些慌了,终于也不敢再垂着头,只好扭过身来,带着些慌乱,想要把史蒂夫推开。他的手抵在史蒂夫胸口,掌心碰着的是那劲健的肌肉,碰到的时候他的心脏就狂跳了起来,一时竟然不敢推实了。


就在这个时候,史蒂夫也凑近了些,拉近的距离让他们两个人的呼吸相交在一起,他们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有些急促,甚至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


注意到史蒂夫又近了些的时候,巴基悄悄地闭上了眼睛。


 


 


器械室的门被砰地撞开,凑近的两个人像是被火烫了一样分别跳开。


山姆站在门口,半截“现在该走了”才刚刚说出口,就在嗓子里卡壳了,他憋了半响,眼睁睁看着史蒂夫已经在他的视线当中憋成了一个番茄,巴基的眼神从一开始的羞怯逐渐带上了杀气。


“那个……我把门给你们带上,我什么都没看见。”山姆垂死挣扎,掉头就跑。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史蒂夫慌忙摆手解释。


而下一秒,他的肚子上就重重挨了一下。


巴基气势汹汹地用枪托给了他一下子,掉头就往外走。从他的样子来看如果不是为了目前的任务,现在就能给他来一梭子。


“巴基我……我不是故意的。”史蒂夫慌忙追上去想要解释,可巴基就给了他一个冷淡极了的眼神,举枪做了个威胁的动作,他顿时就不敢跟上去了。


“我不是故意骚扰巴基的,我就是突然……突然想……”他坐在器械室的门口,沮丧地抱怨。


“突然想亲他?”山姆翻了个白眼。


史蒂夫垂着头,没说话。


山姆看着他的眼神就仿佛他是个史前生物还是什么,憋了半晌,他终于说出了口:


“DUDE,你现在还觉得他是在反感你的‘骚扰’吗?”


不是吗?史蒂夫疑惑地回望。




TBC




*


阿毛:………………史蒂夫这个人是什么毛病?

评论

热度(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