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肖肖

【林秦】相敬如宾

寡人有疾:

×又是过渡章节
×前文戳头像
×ooc致歉



秦明睡的很沉。在梦里神色变得平静,只有眼眶还微红着,在逐渐黑下去的夜幕中看不分明了。
至于林涛,不知什么时候伏在秦明床边睡着了,一直到了天亮时分,才被几年养成的生物钟叫醒。
他又趴了一会儿,就坐直了身子,揉了揉酸痛僵直的腰和脖子。
窗帘外天色还暗着,快十二月的天,要到接近七点时才能亮了。林涛小心翼翼的拉开窗帘,有一点点的微光透进来,又不至于打扰到尚在沉睡中的秦明。
昨晚的文件并没有看完,他又坐回到床边的椅子上,弯腰去拿放在秦明枕头边上的那一沓纸。
他低下头的时候,发尖擦过秦明的侧脸。秦明轻微动了动,喉咙里发出细软的咕哝声。
林涛无法克制般抬头去望他,秦明将醒未醒的,昨晚紧皱的眉舒展,睡得很舒服,薄樱色的唇微微张开。
这一瞬林涛的眼睛眯了一下,单手撑在秦明枕侧。柔软的棉花凹陷下去一些,让秦明脑袋轻微晃动,更偏向林涛的位置。
他轻轻笑了,眉眼里染上绚丽的色彩。
然后低头,轻软、温柔地,吻上秦明的唇。


秦明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低着头读文件的林涛。
天色已经有些亮了,有一丝温暖阳光从两道窗帘中间裂开的那道缝隙中倾洒进来,使房间内不至于太暗。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读文件还是有些容易累,秦明不知道林涛已经读了多久,只是伸手想去碰他。
没伸到一半林涛就注意到了,没拿文件的那只手牵住秦明,顺势半蹲在他床边。
“要不要再睡一会儿?七点都还不到,没到上班时间呢。或者我把你送回家去休息一天,今天帮你请假好了。”
秦明摇头,眼神只盯在两人交握的手上。他顿了一顿,单手撑着床半坐起来,开口的时候嗓音显得有些哑。
“我和你一起,这个案子我也要参与。”
林涛听了没多大表示,只是深深叹一口气,坐在他身边,把他揽在怀里。
“你能来帮忙当然是最好的,但是不要逞强,有不舒服一定要说。我是可以豁出命去为人民服务的,你可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二十几年相处下来了,林涛总的来讲还算了解秦明——他决定好了的事情是很难让他改变想法的。况且这案子若是有秦明的助力说不定就能更快告破,他也是乐得见到这种局面。但到底不希望这个阶段的秦明过多的看到类似的血腥场面,不由得就多嘱咐了几句。
他甚至絮絮叨叨和秦明约法三章,最多只让他待在警局里参与解剖和案件分析,外警的事情想都不要想。秦明晓得这已经是很大的让步,倒也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等第一缕阳光明媚起来的之后,不过多久便天光大亮。
已经没有时间让他们回家去洗漱了,秦明草草理了理睡皱了的白衬衫,就着林涛放在警局的牙刷刷好了牙,随意的洗了把脸就去办公室里吃了早餐。
食堂里的饭菜太过于油腻了,秦明是一口都吃不下去的。还是林涛叼着根油条赶在早高峰到来之前买来了一碗清粥,才好歹让秦明吃上了一顿早饭。
早饭过后的时光就不那么清闲,大宝赶过来时秦明已经在解剖室呆了一会儿了。
那里的气味秦明已经很熟悉,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刺激还是过于大了些,每过一段时间他都得出门休息一下,稍微压下反胃的感觉又回去继续工作。林涛在楼下开会的时候听到他频繁的开门声,心疼却也无可奈何。
林涛的会一直开到中午,他听着秦明的开门声心疼了整一个上午,会议一结束就着急忙慌的往楼上跑去。
解剖室里大宝正忙忙碌碌的,这时候秦明已经歇下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捧着杯热茶小口的抿。茶水还冒着热气,显然刚泡不久的样子,想来是大宝怕秦明太累了轰他回来休息的。
一进秦明办公室,林涛绕到秦明书桌之后,站定在前秦明身边。只是他动作忽然停了,像是实在不知道做出什么动作比较好。
最后他轻轻揉了揉秦明的头发——秦明怀孕之后再没有用过发胶一类的产品,现在一头透着些许棕色的黑发柔软的不像话。
“上午还好吗?有没有很累?累的话多休息一会儿,案子再紧急也不能让你累垮了。现在饿吗?我刚叫小黑帮忙订了点清淡的东西,等送到了我们一起吃吧。”
讲完这几句林涛不知不觉又嘱咐了一大堆,在秦明怀孕之后他好像转变更大似的,他过去甚至谈得上不苟言笑了,尤其在秦明面前。因为平时两人工作都很忙,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一天下来说的话都不超过十句。
秦明表情很是温柔的样子,摇摇头,稍稍挺了挺腰,坐的更直了些。
事实上,在秦明坐下来的时候,林涛才更确信秦明肚子里有那个可爱的小生命。
已经四个月了,秦明已经开始显怀,小腹鼓鼓的,在坐下时把衬衫撑起一个圆润的弧度。林涛最早发现这件事时是在晚上搂着秦明睡觉的时候。但他几乎不怎么敢上手去摸,生怕一个不小心弄疼了秦明。
秦明应该比他早很多就认识到这件事儿,毕竟他每天一空下来就摸着自己的小腹,哪怕一点点的变化他都清楚到不行。
对于林涛的唠叨,秦明到没什么表示,眼神里却是看得出高兴的。等林涛坐到他面前的位子上不久,小黑就提着外卖盒上来了。
点的一概是些清汤寡水的东西,主食就是一碗浓厚的白粥,滚烫的冒着白气。小碟子里配了些酱菜和海带丝,伴着些许的辣椒酱显得很是鲜艳。
秦明抿了抿唇,手上的塑料小勺舀了一口粥,送到唇边轻轻吹了一口气。艳红的唇对比上素淡的白粥,罂粟花一般魅人。
林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一直到秦明抬起头来看他,眼神里透着疑问,这才讪笑着低下头,囫囵几口把一碗粥吞了干净。


下午的时候林涛出外警去了,带走了刑警队一大半的人之后整个警局安静了许多。大宝过完午休就把自己锁到了解剖室,说什么都不让秦明进去了,倒是叫他好好休息一会儿,睡个午觉什么的。
快要十二月份,天气已经挺冷了。往年,秦明从来不会因为天气的变化而有什么改变,一年四季的薄西装穿着也没什么影响。但今年冬天他变得有些嗜睡,午饭之后困得几乎睁不开眼睛。
于是他半掩上办公室的门,趴伏在桌上,轻轻合上眼睛。
大概没有过多久的样子,秦明就被门外吵吵闹闹的声音弄醒。他的睡眠质量向来不好,过去林涛翻个身他都是要醒的。只不过近来这情况有些许转变,夜夜睡在林涛怀里,倒是没有再夜半惊醒。
那吵闹的声音仿佛更大了一些,伴随着上楼梯的踢踏脚步声。秦明刚刚坐直了身子,门外就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秦科长,被害人家属说有些……啊。”痕检科实习的小姑娘没跟着林涛的一队出去,二队的一拨人估计也出警去了,只好她来找秦明。话没说完就被后面的人狠狠一撞,一个趔趄栽进了办公室里。
后面走出来一个面色不善的男人,情绪有些激动的样子。秦明眉头皱起,把小姑娘拉到自己身后,换自己站到了办公桌之前。
“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么?”
那男人脚步踉跄着走进来,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你们这些警察怎么搞得,我老婆孩子死了到现在都没查出来!”
秦明拉开眼前那把椅子,语气已经不是很温和:“请你先坐下,冷静一下。我们正在调查这起案件。这种类型的案件需要一些时间,但我们会尽快找到凶手。”
那男人丝毫不留情的样子,一步步的逼近。
“这臭婆娘怀了孕不好好待在家里,老是往医院跑。哼,自己害死的自己,我好吃好喝养了几个月,补偿费都没有。”
秦明眉头紧紧皱着,实在听不下去。他从来不是忍耐心多强的人,这时候心情十分的不好。
“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被害者那天出门之前……唔!”
话还没有说完,那个男人突然发了狂似的,一手抓住秦明侧肩,猛的往地上一推。秦明身后的小姑娘撑着他的肩背化了些力道,但秦明腹中一紧,脚步就乱了,整个人支撑不住,就往地上倒去。
那男人还不放手的样子,嘴里骂骂咧咧,不知是在骂秦明还是骂他死去的妻子。但他刚往前跨一步,就被飞快奔上来的人给撞到地上,发出沉重的闷响。
是林涛。
前一步踏进警局,后一秒就听见秦明的痛呼,他根本来不及思考,身体比理智先动起来。
他身后涌进来一帮子人,抓着地上那个男人站起来。而林涛已经松开他,这时候半跪在秦明身边,满心满眼都是眼前人紧紧皱起的眉头。
“老秦,别怕,没事儿了。怎么样?撞到肚子了么?”他神色焦急,全都透在语气里。握着秦明指骨的手过于用力,把秦明的指尖攥的苍白。
秦明无力的摇摇头,虽然没有磕到肚子,但是跌下去的时候后腰撞在了桌角上,现在痛的不像话,几乎分不清是肚子疼还是腰疼了。而且刚刚,分明就是肚子里有一阵疼……
他不敢想下去,缩在林涛怀里没了声音。林涛不敢耽搁,抱着人站起来,跑去地下室开了车就往医院赶。
出门的时候他还特意往前面刚躺过的地方瞥了一眼,看到一地的洁白才稍稍舒心了一些。


两个人匆匆赶去医院,又匆匆赶回来。
秦明的肚子并没有什么大事,但是腰间是结结实实的撞了一下,后腰处青了一大块,稍微扯着一点儿就疼得厉害。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半天,告诉秦明没什么问题的时候,他安心的差点儿没哭出来。过了会儿又觉得不对,问医生之前肚子疼是怎么回事儿。
医生看了他的观察记录,一脸了然的样子。
“四个月了,大概是小宝宝在动吧。”
于是一直到回了家,秦明还是呆呆的沉浸在这句话里,一只手附在凸起的小腹上,嘴角难以自控的扬起来。
这几个月,实在是太不真实了。
无论是歪打正着的受孕,还是几个月以来林涛对自己的关爱,秦明在过去从来是不敢想的。
他总是害怕那是一场梦,毕竟他难得拥有美好的记忆。虽然小腹逐渐隆起,但到底不能让他有最真实的安全感。
一直到这一天。
那个小家伙,用自己的行动告诉秦明——这一切都是真的,是属于他的幸福。
秦明靠在沙发上,肚子里现在没什么动静,但他的手还是搭在肚子上不肯拿下来。他上下抚摸着那尚还不算大的凸起,转过头,看到厨房里忙着把青菜盛出锅的林涛。
“来吃点儿东西吧宝宝。”林涛一手端菜一手端汤,手肘那里还夹着小半碗米饭,小心翼翼地挪出来,抬头朝秦明一笑。
笑容很明媚的样子,仿佛是那个十年前一尘不染的少年,让秦明有些晃神。
吃好了饭,秦明半靠在沙发上休息,他摸了摸挺起来的肚子,颇有一种自己吃胖了的感觉。林涛被批了回家照顾秦明,这时候正忙着在浴室的浴缸里放着热水。
等林涛放好水出来,走到沙发边上,才发现秦明已经歪着脑袋睡着了。
林涛笑的温柔而无奈,右手穿过秦明膝弯,左手托着他的腰窝,小心避开他撞青的地方,把他抱在怀里。
这时候林涛才发现,他最近笑的很多了。平常工作的时候自己都很严肃,到家里也是这么一副生冷的面孔。秦明也是,总是冷淡的样子。虽然两人相伴而眠,尽夫妻应做之事,但整个家里都是谈不上温暖的。
他轻轻摇头,挥去脑袋里那些不好受的感觉。想了想,迈向卧室的脚步还是换了个方向,去了热气腾腾的浴室。明天自己肯定没法待在家里,浴室里又湿滑,秦明要洗澡估计不大安全,自己今天还是陪他洗完好了。
刚把秦明放下在浴缸边上,秦明就半睁着眼醒了。他还有些搞不清状况的时候,林涛就已经一手揽着他,一手解了他衬衫领口的几粒纽扣。
浴室里雾气弥漫,秦明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唔,你松手,我自己脱。”
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秦明一手拍开林涛,自己去解衬衫扣子。不只是否太过心急,那粒扣子他抖着手解了三次都没解开。
林涛连眼角都染上笑意,闷笑着握上秦明的手,把那颗调皮的纽扣解开,嘴上还不怕死似的调笑道。
“紧张什么呀,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过。”
秦明整个人一顿,羞得耳朵尖都红了,揪着毛巾架上一条毛巾就往林涛身上丢:“林涛你给我出去!我自己洗。”
林涛终于哼笑出声,窜出门去了,到了门口又回过头来叮嘱,透着认真的神色。
“地上铺了地毯,但还是小心别滑倒了。不要泡太久,可能会晕的。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叫我,我就在外面。”
秦明嗯了声,他身上的白色衬衫已经褪下来,这时着急忙慌扯了条浴巾挂在身上,露出光裸藕白的背部,还有腰间青黑的淤青。
那片淤青有些扎眼,林涛眼瞳收缩了一下,转身去找自己放在床头柜那儿的那瓶跌打损伤的药油。
这时候秦明已经整个人滑到浴缸里去了。水温正好,略微有些烫的温度在冬天显得异常温暖。
他舒服得眯起眼睛,视线移下去的时候停留在自己凸起的小腹上。秦明生的腰细腿长,现在就算怀了孕,身材还是很匀称。
秦明对于自己的身形要求挺高,平时是断不愿意吃胖一些的。
就像发福了似的。
他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来。


正在秦明沉浸于自己的小心思的时候,浴室门口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秦明没大注意到,被温热的水覆裹的感觉很舒服,他眯着眼睛半靠在浴缸里,已然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林涛轻手轻脚推门进来,蹲在秦明边上,手上拿着秦明的毛巾,小声叫着“老秦”。
秦明这时候困顿的不行,被林涛叫醒时还迷迷糊糊的。这回倒是没羞的躲起来,乖顺的任由林涛把自己从浴缸里抱出来,坐在一边的小凳子上让他给自己擦干满身的水。
等林涛抱着秦明回卧室的时候,秦明已经又睡过去了。林涛趁着他睡着时痛感不那么明显,半搂着秦明躺在自己臂弯里,另一只手倒了药油揉在秦明撞青的腰间。
睡梦中秦明轻轻嘤咛一声,不自觉往林涛怀里钻,林涛无奈的笑笑,眼睛满满的宠爱。
林涛把手从秦明身下抽回来,让秦明舒服的躺在床上。整理好浴室,草草洗漱完毕,林涛带着温热的水汽回到床上,再一次把秦明揽到自己怀里。
他吻了吻秦明的额头,关上床头散发着柔和暖光的灯。
“宝贝,晚安。”


×四月份实在是太忙了,拖了这么久真的非常抱歉。我干了啥就不多讲了,总之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
×好不容易赶在四月发了一篇(•̩̩̩̩_•̩̩̩̩)
×五月份我争取双更,要是最后没有更出来……就请各位小可爱们拿评论把我炸出来_(:зゝ∠)_
×最后喜欢的小可爱给颗小心心叭(●'◡'●)ノ❤

评论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