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肖肖

金腰带 上

Kim:

早上去健身房,看见有个妹子打拳,瞬间脑的洞。


 


冬叉,猎盾,双豹,Au。大家都是普通人。OOC


 


明天更下。我有好多坑啊,可是忍不住脑洞啊。


 


 


1


Erik的一天从晨跑开始。




整个城市还在打盹的时候他就已经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运动衣和跑步鞋。出门前在镜子前照了照,镜子里的黑人小伙子身材好长相帅,小脏辫紧跟潮流,微微一笑露出了两个甜甜的酒窝,还有闪闪发光的下犬齿。




镶最亮金牙,做最酷的nigga。




Erik给自己比了个Y。




路灯灭掉时他正好跑到自己路程的中间点——林肯纪念堂,人工湖倒影着华盛顿纪念碑,水面被晨风吹得波光粼粼。




他每天都会遇到的一对儿情侣今天依旧夫唱夫随,金发大胸那个跑得飞快,而他的非裔男朋友被甩得不知落后了多少圈。




“嘿,伙计,今天也过得不赖啊。”Erik跑到Sam身边。




“一直都这么好。”比他矮上半头的男人和他撞了撞拳头。




Sam绝对没有表现出来得那么吃力,至少还有余力在Steve耻笑着跑过他们时,装出一副供氧不足的弱逼样子。Erik刚认识Sam时Sam就告诉过他他是怎么靠演技追到他那个白富美男友的。Steve在前面跑,他在后面一直追,等他装作小腿抽筋戳在草坪前时,那个又傻又善良的白人男孩就乖乖跑了回来。






“我喜欢早上在浴室来一发,Steve总是不同意,现在他多跑跑消耗体力,回家的时候就能老实点了。”




Sam脸上的淫笑让Erik翻了个白眼。




今天的跑友依旧是个心机Boy。




跑回家的路上Erik买了星巴克咖啡,买了赛百味的三明治,买了新鲜的车厘子和牛油果,还在路过的花店买了一大束鲜亮的非洲菊。




“热恋期的小情人们,她真是个幸运的姑娘。”大妈看着他身上挂的大大小小的纸袋子,露出慈爱的笑容。




“是他,”Erik得意地撩了下头上的辫子,“而且我才是那个幸运的人。”




等他浑身汗透地打开他豪华公寓的大门时,他的男朋友正穿着黑紫色真丝晨褛从卧室走出来。




“醒了宝贝儿。”Erik贴过去在T'challa厚实的嘴唇上亲了一口,“你看上去比昨天更帅了。”




“你臭死了。”T'challa皱着眉毛抱怨,然后搂着Erik结实的腰,回吻了他。




两人吃过早餐后,Erik去洗澡,等他裹着浴巾亮着大块胸肌来到客厅时,T'challa已经带着蓝牙耳机打开电脑在工作。




在键盘上翻飞的修长手指和从晨褛中探出来的笔直大腿都让他兽血沸腾。




“Erik,你再用这种性骚扰的目光盯着我,我就把你熨衬衫的照片发到你的ins上去。”




T'challa面无表情地威胁他,眼睛一直没离开电脑屏幕,他说英语时还带着浓重的非洲口音。Erik真是爱死他离开床就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性感模样。


 


工作中的男人最帅了。


“我可是在为你熨这该死纪梵希,宝贝儿,”Erik把黑色衬衣翻到另一面,“再说我一点也不介意我的拳迷们知道我每天都给男朋友熨衣服,除了三条金腰带,他们的拳王在别的方面也很能干。”




Erik把那个“干”字咬得特别重。




“或许你要有第四条了。”T'challa没理会他的双关语,“我收到了James团队的邮件,他体重降了不少,希望和你在175磅打统一赛。”






2




“Erik的经纪人T'challa给我发邮件了,他同意和你打统一战,时间在三个月以后。”


 


半天无人应答。




Rumlow咽下最后一口橙汁,皱了皱眉头。他那不省心的拳手已经在浴室待了近40分钟,他得进去看看,上帝保佑千万别让他看见Bucky在给自己扎针管的画面。




事实是Bucky正坐在马桶盖上,顶着滴水的脑袋,一声不吭地用条大毛巾擦头发。




“你蠢得像头猪。”


 


Rumlow感觉额头的血管开始突突跳动,自从他和Bucky签了教练合同后他就没再过过一天安生日子,某次训练导致荷尔蒙爆发两个人滚上床后,局面变得更加无法收拾。




他叹了口气,绝望地扯过那条湿漉漉的根本无法完成任务的毛巾,从柜子里拿出吹风机,开始给Bucky吹头发。




Buchy有双漂亮的绿眼睛,Rumlow承认自己一开始就是被它们骗的鬼迷心窍的,但是此刻这双眼睛空洞无神,还带着失忆一般的迷茫,这让他不得不担心起来。




“Bucky,我有件事得问你.”




“爱你。”




Rumlow狠狠拽了他头发一下,“我是想问你到底有没有在口及毒。”




“Daddy,我只是在减重期,有点低血糖。”Buchy用能使用20kg哑铃做托臂弯举的胳膊搂住Rumlow的腰,脸颊贴着他的腹肌。黏糊糊地嘟囔“放心吧,我会打爆T'challa养的那个小黑鬼的蛋。”




Rumlow轻哼了一声,吹头发的手势更加温柔。




Bucky曾在欧洲的重量级拳场混的风生水起,但是不知为何几年前孤身来到美国。这个非常有天赋的拳手沉寂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直到一年前背着包找到了Rumlow的拳馆开始重新训练。




“Buchy,不管你怎么想但你得认真起来,Erik和之前那个水货不一样,他那三条腰带可是真金的。你快30岁了,这是你最好的机会。”




“就放心吧,我知道Erik有多厉害,也知道这次比赛有多重要。”




Buchy有多熊Rumlow深有体会,Bucky天赋出众可又好吃懒做还娇气得不行,他一边当教练一边当保姆晚上还要陪他睡觉,养儿子都没养他这么费心,三个月下来Rumlow几乎丢了半条老命,等Buchy的体重稳稳停在175磅的指针下时,他悬了一整个夏天的心才回到胸腔里。




所以他想不到赛前称重的新闻发布会上Bucky会给他捅出一个大篓子。


 


 

评论

热度(113)

  1. 以日光的名义Ki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