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肖肖

【蜘蛛骨科/ABO】夭折part7(荷兰虫x加菲虫)

兔子酥先生:

声明:年下!年下!年下!


警告:骨科,Mpreg,本章有隐绿虫出没,不接受者勿入


前情提要:萌生  夭折1 夭折2 夭折3 夭折4 夭折5 夭折6


>>>>>>>>>>>>>>>>>>>.






他身处一片黑暗中。


安宁。


寂静。


无边无际的虚无。


时间和空间都被这片混沌的黑暗隔绝在外,而他在黑暗中沉默着,与这片黑暗和平共处着,就好像他诞生于此,也长眠于此。


他像是坐在浴缸中,黑暗像温暖的水包裹着他,在他的皮肤上丝丝流淌,他将双手掬在胸前,舀起一掌清透的液体,像流沙一样慢慢地渗透他的指缝,然后流失不见。


“嘿。”


他抬起头来,望向虚空。打量着这个打断他的事物——那是一团模糊不清的雾气,像是墓地里游走的亡灵,像是天上一团缥缈不定的云朵。


它拥有一副百灵鸟一样清脆稚嫩的嗓音。


“你在跟我说话?”


“我在跟你说话。是我。”


“你是谁?”


那团雾气沉默下来。


良好的家教提醒他,或许他应该先自我介绍。于是他稍微颔了颔首,“我叫Peter。Peter·Andrew·Parker。”


“我知道。但你不知道我。我很难过。”


明明它没有五官,但Andrew却从那团模糊的白雾中看到了隐隐的失落。他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安慰它,但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是你的错。”白雾的声音变得尖锐有力,夹杂了几声啜泣。


他感到疑惑。


“你能留下什么?Ben·Parker?George·Stacy?Gwen·Stacy?所有的人都在离你而去。现在,轮到我了。” 


随着它的指责,Andrew身体里的某一处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就好像已经死去的身躯在充能,在复苏,新芽从干涸的土壤中破土而出,根系攥住了他的五脏六腑,深深地盘根错节,与他的身体合二为一,骨血相融。


“是你的错。”白雾的颜色淡了下去,看起来快要消失了。


Andrew感到腹部有什么东西在下坠。他垂下眼,看到原本掬在掌心中的液体不知何时变得鲜红刺眼,温暖甚至是滚烫,就像是刚刚喷薄而出的血液,从他的手心中汩汩流走。身体中的某一处又跳动了一下,这一次他确定了,那是一个在生长在他腹部深处的东西,正在痛苦地、挣扎地告知Andrew它的存在。


然而一切都要来不及了。


那些鲜红色的液体仿佛来自他的身体,他就像被撕开了一个洞的布偶,无法缝合的伤口肆无忌惮地涌出鲜血,带走了他的生命力。


新芽还没来得及成长为枝丫便就要枯萎,那团白色的雾气已然淡薄的几乎融化在这片黑暗中。


冰冷从四面八方向他挤压过来,他站起身,却又跪倒在地上,双手抱着小腹,企图挽留即将从他身体中剥离出去的最后一丝温暖。


他发出一声嘶哑的压抑的尖叫,终于睁开了眼睛。


Andrew从昏迷中醒来,经验告诉他要快速的观察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装潢相当富丽堂皇的房间,但没有什么家具。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还有一个床头柜。左边是落地窗,窗外还有个阳台,窗帘摇曳着,风灌进来使房间里有些冷,他的手脚冰凉。


Andrew被绑在一张床上,床铺很柔软,但之前和猎人的一战留下来的伤痕使他浑身都在隐隐作痛。Andrew稍微动了动手腕,他的力气实在是太虚弱了,缠绕在手腕上的绳子纹丝不动。如果放在平日里,这些东西根本捆不住蜘蛛侠的,只有他捆别人的份。


Andrew勉强抬起脖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他被换了一身衣服,蛛网发射器也不知所踪。这就看出外带装备的不可靠性了,Andrew不由得羡慕Tobey,不同的蜘蛛赋予了他们不同的异变反应,他们三个人中只有Tobey的蛛丝是自身的,他的蛛丝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果这次还能逃出去的话,他真的应该考虑是否要将蛛网发射器植入手腕了。


最后他将视线停留在小腹上。刚才的梦并不是幻觉,Andrew非常清楚这一点。肚子被衣服遮盖,他看不到那里的隆起,但他能感觉得到,通过血脉,他确信新的生命存活在他的身体里。


Andrew疲惫的闭了闭眼睛。对不起,他轻声说。


他开始算计时间。他们最后一次是在Tobey建的那个训练基地里,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两个不负责任的小子在结束之后昏昏睡去,忘记了打扫战场。


雨日到来的小宝宝。这么说你三个多月大啦,我是不是得给你取个名字?


……


OK,我不擅长起名字。


就暂时叫你Annie吧。


哦或许我不该这么草率,你还有另外一个爸爸,我们得问问他的意见。不过他会同意我的,他大部分时间里还是很听话的。


Andrew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但那笑容又很快凝固在嘴角边。他有些后悔,在房顶上时,他应该逃走的。


我不该孤军奋战。


但蜘蛛侠总是孤军奋战。


他们一向如此。


“真不敢相信,你的警觉性差到这个程度。”一个声音打断了Andrew飘絮般的思绪。声音的主人从阴影中走出来,身上的衣服是昂贵的三件套,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向一边,露出光洁的额头。


Andrew不会认错的。那是他儿时的玩伴,也是他后来的噩梦——Harry·Dane·Osborn。


Andrew紧张起来。他的确没有发现这个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的气息,蜘蛛感应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


“你……我记得Tobey告诉我,你哥哥把你送出国了。”Andrew用力拽了拽手腕上的绳索,尽量将自己缩了起来。


“他没有权利,也没有能力阻拦我一辈子。”Dane笑了起来,“所以一有机会,我就逃了出来。”


他走到了床边,俯身看着紧绷着身体的Andrew,伸手抚摸Andrew汗湿的脸颊,“而我一回来,就来找你了。”


Andrew将脸别到一边躲避着绿魔冰凉的手指。


“我曾发誓要杀了你,Peter·Parker。”Dane按住了Andrew不停挣扎着的手臂,“但我现在找到了更好的办法。”


“放开我!”Andrew惊慌地瞪大了眼睛。细小的尖锐的疼痛从手臂的皮肤上传来,即便是没有蜘蛛感应,他也能感觉到危险。


血液一点点地抽出来,灌满整管针筒。


“美妙。我只需要处理一下你的血液,我就能得到解药。”Dane将针管放在了一个无菌的袋子里。“就当这是你当初戏弄我的代价吧。”


小绿魔离开了房间。


Andrew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我从来没有戏弄你……”


他喃喃说道。


 


Tom没有来得及数到一千秒。


他猛然战栗,浑身的汗毛竖起,整个人就好像被扔进了湖里一样,寒冷的冰水渗进毛孔,浸透了骨头。


他用最快的速度从床上跳起来,没有控制好弹跳力,脑袋差点撞到天花板上。


他跳出窗外,甚至连战服都没有穿,只套了一件衬衫,荡到高空时后背的衣服灌满了风,像海中的风帆。


Andrew、Andrew、Andrew……


Tom不知道为何突然那么想见到他的小哥哥。


有什么在离他越来越远,他能感觉的到。他在半空中六神无主的荡着,寻找着,跑过高楼的边缘,穿过狭窄的小巷,最后因为在一处突出的飘窗上方绊了一跤而停了下来。


他翻出手机来拨打Andrew的电话。


无人接听。


Fuck!


Tom重新跃至空中。他极力地去调动他的五感,试图在空气中嗅到一丝柑橘汁的味道。但他失败了。人太多,城市太大。


Tom抓住一缕他刚刚发射的蛛丝在两栋高楼之间荡过去,他的手臂酸痛,胃袋下垂,几乎要呕吐出来。


直到他突然捕捉到了一点信息素,在某个街道的入口处。


Andrew似乎在那个墙面雕刻的狮子头上面待过一段时间,Tom转了几圈,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幽深的街口。地面拐角的地方有几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Tom拾起来,红色的飞镖躺在他的手心,他觉得这东西分外熟悉,几秒种后他记了起来,脑海里像是被狠狠地敲了一棒,整个人都站不稳了,他伸手扶住墙,大口的喘气。


心脏在胸膛里疯狂的跳动,浑身都在发痛。


他必须立刻找到Andrew,Tom对自己说道。他将手里的飞镖攥在手心里,将蛛丝射出,身形几个来回消失在黑夜里。


 


天亮了。


炉子上的水壶忽然发出尖锐的叫声,梅姨将火关了,打开了电视。她用热水泡了三杯茶,然后倒了一杯牛奶。牛奶是给家里唯一一个Omega准备的,Andrew喜欢将牛奶倒进麦片里,Tobey和Tom对这种慢条斯理的早餐总是嗤之以鼻。


Tobey从二楼转弯的地方就轻盈地跳下来,坐在了餐桌边上。今天阳光正好,他觉得是时候告诉梅姨关于他的终身大事了。


“嘿,梅,我……”Tobey刚张开嘴,忽地他转过头,与此同时Tom砰地将门推开了。


“有看到Andy吗?!”Tom双眼通红,脸色蜡黄,眼神中带着期望看着他们。


Tobey缓慢地摇了摇头。梅姨似乎是吓了一跳,手里的小饼干撒了一桌子。“Tommy?”


“今日早间新闻报道,有多名市民遭到了不明人士的攻击,袭击者穿着绿色盔甲和飞行器,由于佩戴面具,而无法得知其身份——”


电视传来的声音在这个空档中突兀地响起来,Tobey看向电视中的画面,茶杯啪地被他捏碎了,滚烫的茶水溅到了他的手背上,然而他毫无察觉。


“小绿魔。他回来了。”Tobey不可置信的说道。


钟楼,格温,电光人。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Tom还没有获得蜘蛛力量,他总是被两个哥哥隔离在危险的世界之外。他不太了解这些事情,但他从小就不喜欢那个总是缠着Andy玩耍的富家少爷,他从来不叫Harry哥哥。


他从那个小少爷身上嗅到了危险,就像现在一样。


“我失去Andy了。”Tom抓着一头乱糟糟的卷发,狠狠地搓着自己的脸。“我失去他了。”


他跌倒在地上,眼泪流了下来。


 


Tobey通过定位来到了屏幕上显示的地点。但是一无所获,那里只有一套破损的衣服和被暴力碾成碎片的蛛丝发射器。


Tobey不确定是否应该将这个发现告诉Tom,这个可怜的青少年已经承受了很重的打击,“失去Omega”的假设已经深深地印在了他的潜意识中,他陷入了焦躁、内疚、彷徨的情绪中,信息素游走在失控的边缘。


Tobey回家,看到梅姨正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一只手捂着脸颊,眼角泛红,看起来像是哭过一样。她听见开门的声音,抬起头来飞快地看了一眼Tobey,然后又将脑袋扭向另一边。Tom坐在沙发里,整个人都陷了进去,眼神发直。


Tobey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哦不……”他哀叹一声,走到梅姨身边,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对不起。”Tom干巴巴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我们本来……打算……”


他停了下来,颓然的神情让Tobey难过极了。Tom意识到,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向梅姨坦白。


梅姨拍了拍Tobey的手背,“找到他,就只是……找到他,好吗。”


Tobey亲了亲梅姨的脸颊,“我们会的。我保证。”


他站了起来,“我去找一下Harry。”


Tom抬起眼睛,毫无生气的眼神中慢慢燃起一丝希望。“我和你一起去。”


“你在这儿等消息。”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别让我等,让我做点什么吧!”


年轻的alpha站了起来,微微发颤。Tobey叹了口气,眼前又浮现起那堆破损的衣服和发射器的碎片。“好吧,”他说,“收拾收拾自己,跟我来。”


 


日起,日落。


Andrew数着太阳升起的次数来计算时间。他几乎见不着Dane,每日有陌生的工作人员来抽血,每次都是不同的人,他们似乎只是接到了来抽血的命令,对其他事情一无所知,Andrew无法和他们交流。


起初他还很清醒。两天,三天,慢慢地,失血让他陷入昏睡。自愈能力已经跟不上造血的速度,他的身体迅速地虚弱下去,四肢越消瘦,肚子就隆起的愈发明显,一股疼痛在昏昏然然的睡梦中渐渐尖锐起来,像是一块石头在他的腹腔里滚碾,腹部时而滚烫,时而冰凉。


“别……”


他在针尖扎入皮肤的时候微弱地反抗着。他也分不清是在对谁祈求,是小绿魔,还是将失去的宝宝。


他的身下开始流血,不多,但总是绵绵不尽。他在某个时刻醒来,看到昏黄的夕阳,和光线中朦胧的人影。


“你有一个非常爱你的哥哥,就像我的哥哥一样。他们已经猜到是我绑架了你,现在已经在赶往这里的路上。”


恍惚中他听见Dane的声音。


“而在那之前,我会将你埋葬。你只会死在我的手上,蜘蛛侠。”


他的额发被温柔地抚摸着,冰冷的小腹被更加冰冷的手指按压,呼吸因为疼痛和紧张而急促。


“我的蜘蛛侠。”


尖锐的针头刺破皮肤,微凉的液体粗暴快速地注入他的身体里。他在意识陷入朦胧时感觉到锁链被解开,身体轻飘飘地,被一块巨大的丝绒布料紧紧包裹起来。


【TBC】

评论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