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肖肖

【亨超/本蝙】超人你贵姓 CH.4

piggiewen:

CH.1   CH.2   CH.3


我本来真的是想激情连写20天看能不能一口气写完的结果怎么又越写越长了...




chapter.4

“虽然克拉克成功在爆炸前把华莱士和轮椅一起带了出去,却还是没能阻止华莱士的死亡,尽管他拯救了那么多人,人们依旧因为这场事故而把矛头指向了超人,他们认为这是在他操控下的某种阴谋,至于我……”戴安娜和布鲁斯一起从大厅转进走廊,又朝休息室所在方位走去,“我看到了新闻,但我对于你前一天找我时预言的种种也还是秉持怀疑态度,怎么说呢,我那时候对你的表现实在无法产生什么信任。想想吧,从未来回到过去?——太荒诞了。”

戴安娜看着身侧的布鲁斯赞同般点头后,继续扮演着历史的讲述者:

“不过在那之前,你在地铁站救下了被卢瑟手下谋杀的女士,那也为之后芬奇参议员能够揭露卢瑟的罪行保留了最有力的人证。”她看着布鲁斯又一次在聆听中面露的欣慰表情试探着问道,“怎么样,知道自己救下了这么多生命的感觉如何?”

“我……”布鲁斯一时语塞,“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发展。”

他停下来,不晓得该如何表达这种强烈的迷惑,他特意没让阿尔弗雷德一人告诉他全部、而是从不同人口中打听就是想从不同的角度弄清楚后来发生的事。这些叙述如今听起来仿佛事不关己,但又让他确信自己回到这里以后的确发挥了作用,那些他曾后悔过太多次的悲剧没能发生原本对他来说、即使在梦中也不会发生。

“但是……真好。”短暂的停顿之后他淡淡笑开,语气表情似乎像仍处在荒原狼重回地球后的危机之中,“我很感谢你们即使在我说的话听起来那么荒谬的情况下仍然相信了我,你和克拉克都……”

“你应该感谢你自己。”戴安娜挑挑眉,等着布鲁斯看完维克多房间内的各种设备后带上了门,“据我后来所知,你在克拉克成为舆论攻击焦点那时给了他很多安慰,而我一直在那个怪物出现之前都在考虑是否该离开大都会。”

“我没能阻止卢瑟制造出氪星怪物。”布鲁斯这么说着,像问句又像肯定句,“那其实应该是我最需要阻止的部分,那造成了超人的……死亡。”

大概是现今那个克拉克存在抵消了说出这个词时总会有的艰涩,布鲁斯悄悄吐气,语气里的自责已不再那么有存在感,“就算再来一次,我确认那也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

“没错,但是你显然比第一次时有经验多了。”戴安娜又去瞥布鲁斯的脸色,打量这是否能勾起布鲁斯关于那场战斗的回忆,老实说,直到她抵达战场而布鲁斯已经相当懂得如何配合她和克拉克那时、她才开始相信布鲁斯的确是已经经历过这样一次历史的人:那些用以对付怪物的武器都是如此精准而巧妙,而布鲁斯费尽心机不让超人和氪石有任何接触的行为也逐渐让戴安娜确信、他是真的在想方设法不让超人受到丁点伤害:

“当你在那种状况下还能足够冷静地让超人先离远一些、并对我说出‘等氪石子弹发挥效力后你就用真言套索束缚它的行动’,我是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了。”戴安娜引领着布鲁斯走进巴里的房间,桌子上的那一大盒饼干还是几天前布鲁斯带给巴里的,短短几天之内一切都变得天差地别绝不仅仅是布鲁斯和克拉克感到不适应,她和其他人或多或少也是这样的感觉。尽管布鲁斯仍是那个布鲁斯,但他们彼此记住的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她没想到那些她只有在初识布鲁斯时才从他眼中见过的、深重的自责与疲惫,会在一年之后又在布鲁斯眼中浮现。她试图用眼前的一切美好和她原原本本复原般的描述让布鲁斯相信他做出了多大的成就,然而她更怀疑布鲁斯有关于旧世界的黑暗记忆强大到没给布鲁斯留下任何逃脱的机会。

“我……”布鲁斯不是没看出戴安娜眼中的期盼,只是但凡他有一点印象,他也不会要戴安娜把她所知道的每个细节都告诉自己。即使他身处的世界早已完全不同,但他总有不得不面对的遗憾。

“我很抱歉忘记了这些,”布鲁斯想了想后,还是诚实说道,“要是早知道会发生这种状况,我应该把这些都记……”

他说到一半像想到什么似的停了一下,戴安娜则恰好在这个时机打断他:

“没人能想到这些,就算一定要深究,我认为我们也有责任。”戴安娜拍拍布鲁斯的手臂,“巴里和我们提过好几次有关于时间节点的问题,在你第三次突然晕倒之后。”

“我们也知道他那个‘当未来被彻底改变而你回到过去这件事甚至不会发生’的说法是正确的,只是我们理所当然认为你会逐渐忘掉那段记忆,包括你自己在内,更何况你每次醒来也并无异常状况,所以我们自然而然放松了警惕。”

“这和任何人都无关。”布鲁斯效仿戴安娜刚才做的动作,小心地轻拍了一下她的胳膊,“想必谁也不会期盼发生这种事并为此做好准备。”

“是啊,克拉克尤其不想。”戴安娜为布鲁斯笨拙的安慰笑了开来,现在她可以确认,无论布鲁斯记得多少、忘记多少,他都是自己一直以来所认识的那个布鲁斯•韦恩,在他故作冷漠和拘谨之下、依旧是那颗柔软善良的心,“来吧,这儿就是你自己的休息室了。”

戴安娜把门推开,布鲁斯则站在她身后小心地探头,陈设简单的房间内一目了然,布鲁斯扫了一眼,又对戴安娜点头示意可以去往下一处。跟着戴安娜的介绍来重新认识这个由韦恩旧宅改造的联盟大厅感觉着实奇怪,但布鲁斯不可能真的就这样干坐着等待失去的记忆回来——他们都清楚他们不可以盲目乐观。得知这座荒废已久的大宅如今焕然一新并有更重要的用途时,布鲁斯的反应倒是平静得多。实际上在隧道里他们和荒原狼有过一战之后,这个想法就有了雏形。只是那时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如何复活超人身上,而这个念头他也并没机会跟其他人谈起过。更何况,那时除了他和另外四人之间,还没有相熟到可以直接要求他们留在这支队伍中的程度。

“这儿就是克拉克的休息室了,”戴安娜又推开一扇门,对身侧的布鲁斯解释道:“基本上,你待在这儿的时间更多。”

“我……我不需要知道这个。”

布鲁斯擦擦鼻子后支吾着转头先往前走开了,戴安娜了然地动了动嘴而后紧跟上去。

“我猜克拉克已经来找你聊过了吧?”

“嗯。”布鲁斯顺口接应,他原想避开这个话题,但直视戴安娜时那种无比令他舒服的默契让他自然而然吐露了心中所想,“但我们都同意……同意再等一段时间看看。”

“看什么?看你能不能恢复?”戴安娜用稍稍夸张的语调反问了一声,以她对克拉克的了解,她才不认为克拉克愿意就这么乖乖等着,“你确定克拉克同意了?如果你没能想起来呢?当然,对我们来说这影响不会太大,以你的能力适应目前的生活和世界不是难事,不过克拉克……”

她在那个名字后停住,特地去看布鲁斯不显眼的皱眉,“显然会是其中最棘手的部分。”

布鲁斯对此没有作答,他重新绕回了如今已完全不同的韦恩旧宅,它是在何时又重新焕发了生机?重新踏开这一步他又经历了怎样的挣扎?没能忘记那个已经不存在的世界所留给他的警示固然是好,但无论是克拉克的执著还是戴安娜的关心、都让他愈发对失去记忆这回事感到了更切实的惆怅。


“对肯特少爷来说,那是极其艰难的一天。”

阿尔弗雷德把切开的橙子整齐堆叠在盘子里,对面的布鲁斯一如既往地等着阿尔弗雷德为他准备晚餐,一切都循规蹈矩到彷如没发生任何变故——但他们都知道并非那样。阿尔弗雷德腾出几秒钟看了看天花板,想象着屋顶之上的人会否因听到他的讲述而重燃有关于布鲁斯想起什么的希冀。

“人们对超人的反感和排斥在国会的意外后爆发得空前激烈。”阿尔弗雷德仍能想起他在直播新闻中看到的画面,那些言辞激烈的标语和振臂高呼的人们在那时的阿尔弗雷德看来也倍觉冲击,更遑论,和他一同看着电视屏幕的,是最希望阻止这一切的布鲁斯:

“你一直试图寻找超人的踪迹,不过并没能成功,我们都知道超人正在人们寻找不到的某处看着地球上发生的一切,但我们对他的处境无能为力。”

甚至没有去问为何明明没有伤及多余的生命、人们依然对超人如此愤怒,布鲁斯全神贯注地跟着阿尔弗雷德的讲述提问道。

“后来我是怎么找到他的?”

“是他找到了您。”阿尔弗雷德又不自觉抬眼往上瞧,“他在晚些时候主动现身了。”

“那么我们——”

布鲁斯想起戴安娜稍早前说过的话,他谨慎地发问,尝试着能从阿尔弗雷德口中拼凑出更多细节。

“如果您拒绝面对您更应该问的人是肯特少爷,那您至少也应该查查监控视频。”阿尔弗雷德放下水果刀擦了擦手后把碟子推了过去,“既然您还留有不同世界的记忆,您会知道国会的意外发生在哪天。”

阿尔弗雷德略带严厉地看向不着痕迹扁了扁嘴的布鲁斯,确定自己正在做出对的决定,布鲁斯曾经历过又忘却的那些、绝非靠旁人的三言两语就可以轻描淡写带过。无论布鲁斯能否想起,他都认为布鲁斯有必要弄清楚他为大家带来了什么、在他身上又最终形成了怎样的改变。布鲁斯瞥着阿尔弗雷德的表情、顺手拿起一块橙子塞进嘴里,阿尔弗雷德未再多说什么,而布鲁斯在仔仔细细地把碟子里的食物都吃光后,还是坐回了电脑前搜寻着那天的记录。他不是不清楚自己更该与之沟通询问的人是克拉克•肯特,只是暂时而言,要他面对超人看向他时过于炽热的眼神确实还难以接受。

布鲁斯顺着日期往回倒退,在临近时放慢了快退的速度,直到他看到视频中的自己因什么声响的惊扰突然侧头站起。他切回了正常速度又放大了画面,沉默地盯着那里面的自己,一分钟之后,他看到了自己被一言不发出现的超人沉默地拥入了怀抱。这个拥抱持续了足足三分钟之久,布鲁斯盯着那两个贴在一起的身影,竟未觉得这样的场面有多么突兀。

而后克拉克终于放开了他。他们在脚尖贴着脚尖的距离间相对而立,无法被放得更大的画面显示着布鲁斯的嘴缓慢地动了动,他看不见克拉克的表情,他看到的,只是克拉克在并不明显的愣怔之后,复又伸开双臂抱住了自己。

“我说了什么……”

喃喃自语的同时,手也不自觉地抚上了那个位置,屏幕之中的布鲁斯正抬起手臂无声地回抱着克拉克,而布鲁斯的手指按着那一块,胸中被这断线般的空白刺痛。

我说了什么?我会说什么?布鲁斯拢起眉眼,视线无法从这段视频上离开。而飘浮在蝙蝠洞上方的克拉克正倾听观看着蝙蝠洞内的一切动静,他盯着布鲁斯切实的迷茫神情,恍然想起当自己突然闯进蝙蝠洞抱住他又突然放开他时,他的脸上也是这样如出一辙的无措。

“这不是你的错。”

但他还是坚定地对克拉克说出了这句话。尽管当时的克拉克只是不想让玛莎过多担心、也不愿意再度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中所以才会来找唯一能理解他的蝙蝠侠,尽管他也清楚在看到布鲁斯的瞬间就失控般试图从这个男人身上寻求额外安慰过于唐突,尽管他对布鲁斯如此无礼,布鲁斯却还是用这样的一句话抚平了就快压垮他的沉重。

“先是华莱士的家人,然后是华莱士自己,”克拉克感受着布鲁斯回拥他时的无声温柔,不知不觉倾诉起来,“他们都因我而死。”

“这不完全是你的错。”布鲁斯稍稍放松了下身体,好让自己别因紧张而让这个愿意主动现身的超人感到尴尬——第一次被抱住时他的确不知所措,不过这一次,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曾经成功阻止了佐德才是更该关注的事实,而今天这件事的发生,多少是因为我们在无形之中被人牵住了鼻子。”

不止他自己,那些愤怒的民众、别有所图的媒体都在卢瑟的操控之下一步步成为了杀死超人的帮凶,布鲁斯明白就算再来一次,他也无法及时阻止所有的不幸。但好在,在他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还是太过渺小之时,克拉克选择了相信他。而自己能给予超人的安慰,却只不过是这样一个近似依靠的拥抱。

“我应该更早相信你说的话,而不是在发现我没法看清轮椅里有什么时才确认的确是个阴谋。”克拉克还是放开了布鲁斯,他也同样不希望仅仅第三次见面就用这毫无理由的亲密吓坏一心为他着想的人,“我不是不相信你是从未来或是……哪里回来的这件事,我只是怎么想都认为你夸大了那些事情,卢瑟怎么可能会为了对付我而……”

牺牲那么多无辜生命。克拉克咬咬牙根,布鲁斯之前的描述此时才真正令他感到震惊,即使现在因此死去的只有华莱士一个人,克拉克仍然对此无法理解。

“别低估人们对你的恶意能膨胀到何种程度。”布鲁斯稍往后退开了些,他想让克拉克坐下,又不确定他是否需要这种所谓的“休息”,“我也曾经是那其中的一份子。”

“难以想象那样的发展。”克拉克看着布鲁斯拧眉又苦恼的表情,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心情已经不再那么灰暗,“我是说,你……那么好。”

像是找不出更恰当的形容词似的,克拉克结巴了一下才说了立刻令他后悔的平庸形容,从国会离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倾听着人们对他的憎恨,这让他想起自己的两位父亲、又不免让他不停想到布鲁斯,布鲁斯是否正在试图找他?布鲁斯是否正在因他而忧虑?明明才打过那么几个照面,他却因布鲁斯对他的关心和理解对这个人产生了完全不同的想念。

“那只是因为我有机会回到这里做出些改变,”布鲁斯回答得很淡然,那并没能掩盖他身上自责的气息,“我并没能做什么。”

“我很高兴你回来了。”克拉克迅速接话,开始做起了和几分钟前的布鲁斯一样的安慰,“你就好像是……上天赐予我的某种礼物、”

克拉克仍记得他说出这句令他自己都觉得没头没尾的话时、布鲁斯再次愣怔呆立的模样,就如同现在,他的礼物也正安静地站在电脑前,看着那些影像记录寻找着已经消失的回忆与……感情。

但克拉克不相信布鲁斯对他的感情也会一并丢失。

他在这样的想法中再次安分地回到了地面,几分钟的等待后,布鲁斯比上一次更早地打开了入口。克拉克带着比昨天还要微妙的心情走进去,而才看到他就对他抛出不满的布鲁斯却只是皱起脸说道:

“我们不是说好了五天……”

“我知道,我记得。”克拉克迅疾打断布鲁斯,“但是玛莎想见你,从知道你……变得不同以后,她就一直很担心你。”

“……玛莎?”布鲁斯瞪了瞪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忽略了多么重要的一个人,“她……”

“她想见你。”克拉克说得流畅,言语间没有丝毫欺骗和胁迫的迹象,“还是你连玛莎都忘了?你不打算去见见她吗?”

布鲁斯当然记得玛莎,他记得那双因克拉克•肯特的葬礼而哭红了的眼睛,也记得在那漫长的孤独时日里愈发疲惫无助的身影,那都是他欠下的,他甚至都没有勇气再以“您儿子的朋友”这个不明不白的身份去光明正大探望她一次。

他怎么敢。

“她就只是想看看你、确认你没什么问题而已。”克拉克捕捉着布鲁斯脸上的犹疑,“你可以躲着不见我,但你不能对玛莎也这么残忍。”

布鲁斯抿抿嘴,再瞅向克拉克时,脸上俨然是明确的愧疚。

“……我明天就去拜访她。”

“我陪你回去,只有我们两个一起出现,她才会更高兴,就算你忘了,你也应该清楚你最希望玛莎高兴了吧?”

克拉克在布鲁斯又想迟疑之前阻截了他,而布鲁斯的欲言又止不过是让克拉克确认了记忆的存在与否,与他对布鲁斯的了解的确没有太大关系。

评论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