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肖肖

【00Q/演播时刻背景】Q的诞生(一发完,注意看阅前提示)

一点点点潇湘:

脑洞来源:


Ian Fleming于1953年出版了《007大战皇家赌场》,在英剧《演播时刻》中,本喵饰演的 Freddie Lyon和女主Bel Rowley都是该书的忠实粉丝,他们会互相称呼对方James和Moneypenny。


而在第二季的最后,Freddie为了保护知道真相的一个女孩被绑架,当他的同伴在节目中揭露真相时,Freddie正在被殴打。那一段看得我太心疼了,忍不住想如果007来救他就好了,于是有了这篇文。


 


故事背景:


1956年,伦敦新闻界被要求不允许讨论政治事件、不允许引导民众对政府发问。Freddie因为在BBC节目“The Hour”上质问政府被迫离职,开始到各国游历。


1957年,Freddie离职9个月后回归节目,而他的生活中也多了一个人的存在。


 


其他设定:


CP当然必须是Daniel Craig的007(James)和本喵的Q(Freddie);


虽然用的《演播时刻》的背景但是相信我这个故事的确是00Q。


 


---以下正文---


 


“各位观众,如果我们不能讨论社会存在的问题,以及政府存在的问题,那我们就不能说这是民主的;如果我们不能质疑领导人从事非法的军事行动,一场受到美国政府以及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都公开反对的战争;如果我们不能合理质问打着正义幌子的欺骗行为,那我们就不是自由的……”


信号中断,演播就此结束。


这一期节目注定会在英国新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这没有改变Freddie不得不离开BBC的事实。Freddie离开了,在父亲的葬礼结束后,他开始到四处游历。


 


9个月后,新闻部迎来了新的领导,“The Hour”则迎回了旧时伙伴。


“你蓄上了胡子。”Bel盯着Freddie的胡子看。


“是的。”Freddie笑着说。


“我觉得这胡子很可爱。”助理Sissy接话。


“我也觉得这胡子不错。”Storm女士点了点头,她伸手摸了摸Freddie下巴上的胡子。


“但是Brown先生说了你是作为联合主播回来,所以你得把你的胡子刮干净。”Bel叉着腰,好笑地开口。


“好吧,我会的。”Freddie耸了耸肩。


“西服不错。”Bel再次评论,“不像是你的风格。”


“也许是因为四处游历让我更有品味?”Freddie说。


Bel翻了个白眼,表示完全不信。


 


当Bel拿着酒和布朗尼蛋糕来到Freddie的家时,后者正在帮Sissy的男朋友,Sel医生搬东西。当Bel看到Freddie注意到她时,她举起手里的红酒示意了一下。


“我觉得……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什么都别想,就只是喝喝酒、聊聊天,我还带了布朗尼蛋糕……”Bel说。


Freddie脸上闪过为难的表情,只一瞬间,他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


“Bel?你介不介意多一个人和我们一起喝酒?”Freddie问,Bel给了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需要我帮忙吗?”一个声音传来,然后Bel看到了那个人。那个人穿着白色衬衫和西裤,皮鞋擦得发亮,他有英俊的五官、金发蓝眼,是一个极具魅力的男人。那个人接过Sissy抱着的箱子,帮忙放到了公寓里。


然后他走到了Freddie身边,轻轻拍了拍了Freddie的肩膀,接着他看向Bel:“这位美丽的女士是……”


“噢,她是Bel,我跟你提过,我的同事兼好友……挚友。”Freddie改变了一下措辞。


“Bel,这是James,他是我在法国认识的一个朋友,最近借住在我家。”Freddie向Bel介绍道。


“别告诉我他叫James Bond……”Bel不假思索地开口。


James笑了起来,当他笑起来的时候,他的眼睛微微眯着,眼角有明显的岁月痕迹,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魅力,反而令他更有成熟风范。


“你跟Freddie听到我名字时候的反应一模一样,我当然不叫James Bond,但我的确从事的需要保密的工作,所以叫我James就好。”


“好吧。”Bel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为她刚才的失礼。


“所以你们的小小酒会我有荣幸加入吗?”James看到了Bel手里拿着的东西。


“当然。”Bel笑了起来。


 


“那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当他们围坐在Freddie家里小小的餐桌前,开始享用布朗尼和红酒时,Bel问道。


 


******


 


三个月前,法国。


Freddie住在巴黎的一个廉价旅馆里,那天他来到旅馆一楼的小酒吧,准备喝上几杯。


独自一人。


Freddie没有任何法式浪漫邂逅的想法,他没刮胡子,穿着自己父亲的老旧西装,松松垮垮的裹在身上,因为穿了太多年西装的边缘布料已经起了毛边,这让Freddie看起来像一个落魄的画家而不是新闻从业者。


他端着一杯威士忌,站在一幅不知名作者涂鸦的挂画前,眼前的画实在是抽象,但Freddie也没有要研究它的意思,他只是找个地方站着,看起来在欣赏画而已。


“你看到了什么?这幅画?”一个很明显的英国口音在他身边响起,Freddie转过头,发现一位看上去十分有魅力,至少比“The Hour”栏目主播Hector更有魅力的男人走到了他的身边。


Freddie歪了歪头,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他企图让对方认为自己是法国人听不懂英文,因为他实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Lyon先生,我看了那期栏目,您的发言,振聋发聩。”那个人说。


Freddie没有办法继续装傻了。


“那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Freddie敷衍地笑了笑。


“我很遗憾BBC放走了一位优秀的记者。”那个人说,“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Freddie微微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发现那双冰蓝色的眼里竟然有真心实意的欣赏和尊重。


“为什么不呢?既然有免费的酒。”Freddie跟着那个人来到了吧台。


“很明显你很清楚我是谁,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Freddie说。


“你可以叫我James。”


“别告诉我你叫James Bond……”Freddie对这个敷衍他的假名感到被冒犯。


“我没想到你竟然还是Fleming的粉丝,我当然不叫James Bond,但是James是我的名字。”James诚恳地说,“我的工作比较特殊,原谅我不敢告诉一位记者我的姓氏。”


Freddie转过头,他开始认真地上下打量着James,他精致考究的西装缝线是被加固过的,他搭在手臂上的风衣外套看上去也有几分眼熟,Freddie自己就有一件相似的,那是Kish先生(一名MI6成员,在第一季因为调查BBC内间谍坠楼死亡)的遗物。


“你是MI6的人,所以法国有什么威胁到我们的事情发生吗?如果我没记错,我们没有参与《罗马条约》。”Freddie敏锐地发问。


“没有参与难道还不够让人警惕吗?”James笑道,他似乎丝毫不在意Freddie看破了他的身份。


“你很聪明,也很善于观察,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让我的那么多同事苦恼了。”James举起了手里的酒杯,碰了碰Freddie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而你根本没有把我看做威胁。”Freddie慢慢喝了一口酒,他还不敢在MI6面前喝醉。


“我和其他人,来找过你麻烦的人,不是一个组的。而我也一直认为不去解决真正的麻烦,盯着一个热爱自己国家的记者毫无用处。”James靠近了Freddie,他的眼底已经有了一些醉意,这让他的眼睛更加迷人了。


Freddie挪开了自己的视线,他看着手里的酒杯,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烟?”James拿出了烟盒,询问Freddie。


Freddie点了点头,在他准备接过烟的时候,James却没有把那支烟递给他,而是自己点上了,当他吸了一口之后,他将那支点好的烟递给了Freddie。


如果Freddie还没看出James在跟他调情他就可以从BBC大楼跳下去了,哦他现在是在法国,那就从塞纳河跳下去吧。


但Freddie没有对James的行为感到厌恶。


“你能猜到,沃尔芬登报告一定会被政府否决吧,尽管他们现在才刚刚提交了报告。”Freddie接过了那支烟,他的手指碰到了James食指上的枪茧,Freddie感觉到James呼吸停滞了一秒,而他自己心跳也好像漏了一拍。


“你会因为政府的否决就认定成年人的你情我愿是犯罪吗?”James又要了一杯酒。


“如果我会,我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了。”Freddie将杯子里还剩的一点酒喝掉了。


在James询问他是否还要一杯的时候,Freddie摇了摇头。


“我明天有一个面试,所以不想喝太过。”Freddie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解释,或许是不想让James认为那是一个拒绝?


“BBC新闻部的新负责人Randall Brown最近在巴黎。”James了然地点头。


Freddie笑了起来:“你是因为MI6的身份无所不知,还是因为你一直在关注我?”


“你希望我怎么回答?”James问。


“我要回去休息了。”Freddie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他放下酒杯站了起来。


“你准备穿着今天这套衣服去面试吗?”James又问。


Freddie歪了歪头,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外套,露出一个有何不可的神情。


“我觉得我可以帮你搭配一下面试的穿戴。”James说,“明天上午9点我来找你可以吗?”


Freddie同意了。


 


(*沃尔芬登报告:讨论关于成年人自愿、私下的性行为(包括同性恋行为)是否应该由法律加以禁止的问题,报告表示不应该把同性恋行为认定为犯罪。)


 


******


 


“我就知道他的穿衣品味突然变好不是自己开窍。”Bel叉起盘子里最后一块布朗尼,然后喝掉了酒杯里剩下的红酒。


Freddie告诉了Bel他和James相遇的一部分真相,可以说出来的那部分。


Bel在喝完酒后站了起来,准备告辞离开。


“不不不,Bel,你不会认为我会让你大半夜自己醉醺醺地走回家吧,你可以睡我父亲之前的房间,我重新收拾过了。”Freddie拦住了准备Bel。


“我以为James住那个房间?”Bel疑惑。


Freddie愣住了,然后很快反应过来:“James是准备住那个房间,但你可以先住一晚。”


“好吧,谢啦,你们俩凑合挤挤吧。”


当Bel准备离开客厅去房间时,她回头想提醒Freddie明天一定按时叫醒她,然后她看到James正在用手帮Freddie擦嘴角沾上的蛋糕。Freddie抬头看着James,他嘴角上扬着,明显心情很好。Bel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她此刻晕乎乎的,无暇多想。


 


但这不代表Bel会忘记她看到的事情,第二天她在办公室拦住了Freddie。


“你和那个James怎么回事?”Bel问。


“什么怎么回事?”Freddie已经刮干净了胡子,此刻有些不适应地摸着自己的下巴。


“我太了解你了,你觉得我看不出来?”Bel有些焦虑地叉着腰,“他给你点烟、倒酒,还帮你……擦嘴角……你什么时候这么容易亲近人了?”


“Moneypenny……”Freddie准备转移话题。


“不要叫我Moneypenny,毕竟你不是James,但你家里借住的那位叫James,Freddie?你不会是因为对007的着迷无法拒绝James吧?”Bel担忧地问。


“当然不是!”Freddie立刻反驳。


“所以你没有否认‘无法拒绝’的那部分。”Bel更加担心了。


“Bel,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们就……聊工作好吗?”Freddie不准备继续这个话题。


 


接下来的日子有些鸡飞狗跳,栏目的另一位主播Hector被指控殴打女性,尽管最终因为有不在场证明被释放,但却因此让Freddie和Bel开始了更深入的调查。那些女孩们被El Paradis俱乐部控制,成为了诱饵,她们勾引社会名流、政府要员,拍下证据后俱乐部老板Cilenti开始勒索威胁,以此在冷战期的军备竞赛中牟取暴利。


“The Hour”整个团队都在为寻找证据忙碌,Freddie更是一直冒着生命危险收集信息。


James有自己的任务要做,并不是每天都住在Freddie家里,所以当Freddie深夜回到家时,被拦腰抱住他的人吓了一跳。


“James!”Freddie生气地吼道。


James把他摔到了床上:“Freddie,你根本毫无反抗能力,你不应该把自己置身危险里。”


Freddie翻了个白眼:“因为我没有特工般的身手,我就要放弃寻求真相的权利?”


“Cilenti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James站在床边,抱着手臂。


“你知道些什么?”Freddie敏锐地发问。


“不会比你知道的更多了,没有证据。”James当然猜到Freddie在打什么算盘。


“MI6也没有Cilenti的把柄?”Freddie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凑到James面前,搂住他的脖子问。


“你要用El Paradis诱饵那一套来对付我吗?”James问。


“那会有用吗?”Freddie反问。


James笑了,但他很快恢复严肃的表情:“Freddie,不要再继续了,这太危险。”


“难道不正是我的固执和大胆,才让你在看了节目之后对我印象深刻的吗?”Freddie问。


James无奈地笑了,然后他从床底拖出一个行李袋,拿出一副拳击手套丢给Freddie。


“这是干什么?”Freddie疑惑。


“训练。”James说。


 


******


 


事实证明仓促地训练并不能带来显著效果,为了保护可以作为证人的Delaine小姐,Freddie必须去引开Cilenti的手下。


 


当Cilenti因为愤怒一下又一下殴打他的时候,Freddie只能尽量用手臂挡住头部,因为James告诉过他头部最容易受致命伤。


 


Freddie倒在地上,呛咳出血沫,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不清。殴打声音没有停止,但很奇怪,他没有感觉到疼痛。当有人碰触到他的脸的时候,Freddie瑟缩了一下,他尝试着睁开眼睛,但失败了。那个人抱住了他,然后Freddie失去了意识。


 


直播结束后Bel害怕地等在办公室里,当电话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她立即接通了电话,警察局传来了消息,他们抵达的时候Freddie已经不在现场了,Cilenti和他的两个手下几乎废在了那里。有人带走了Freddie,并且狠狠教训了Cilenti。


 


Bel想到了一个人,但她没有告诉警方。


 


Freddie醒过来了,他艰难地睁开眼,发现眼睛肿得厉害,视线依旧有些模糊。他躺在一张舒适宽大的床上,很明显这里不是医院。


“你醒了。”Freddie转过头,发现James守在床边,他的眼底充满了担忧和心疼。


“你救了我。”Freddie说。


“我应该更早一点赶到的。”James愧疚地说。


“那我岂不是看不到Cilenti发现Delaine小姐去了节目的表情了?”Freddie笑了一下,但牵扯到脸上的伤口没忍住呻吟了一下。


“告诉我我没有被毁容?”看着James自责的表情,Freddie忍着伤口的疼痛,尽量轻松地开口。


“你的左臂骨折了,脸上的伤都是外伤,万幸没有脑震荡,身上的伤也是淤青比较多,没有伤到内脏。”James扶Freddie坐了起来,将一杯插着吸管的水递到他嘴边。


“只能说你对我的训练还是有一点用处的,至少我还知道怎么保护我的脑袋。”Freddie说。


James没有说话,他握住了Freddie的右手,放到嘴边吻了一下。


“我在哪里?”Freddie终于能看清周围的环境了,他看着布置得有些奢华的房间,发问。


“你在我家里。”James回答道。


“你把我带到了你家?你真正的家里?”Freddie有些意外。


“是,在你伤好之前我无法容忍你离开我的视线。”James有些霸道地说。


“作为一个特工,你把你真正的家暴露给我了?”Freddie不敢相信。


“这里也会成为你的家。”James轻描淡写地说。


“天啊,James……”Freddie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别多想了,继续休息吧。”James劝道。


“我……我应该跟Bel打个电话,告诉她我没事。”Freddie说。


“我已经去过BBC,而且帮你请了一个月的假,鉴于你们捅破天的行为,‘The Hour’这一个月不愁没新闻,跟进Cilenti案件就够他们忙的了。”James把试图挣扎起来的人按回了被子里。


“而我在最忙的时候请假了,Bel会杀了我的。”Freddie笑道。


“没有人能够杀了你。”James极具危险性地低吼。


“嘿,我是说着玩的。”Freddie立刻安抚这位有些过度紧张的特工先生。


“有你在,没有人能够伤害我,对吗?”


“是的。”


“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我昏迷了多久?”Freddie看着James眼底的青色,问。


“两天。”


“而你这两天也没怎么睡?”Freddie问,James点了点头。


“那么你也上来躺一会儿吧。”Freddie往另一边挪了挪,示意James和他一起休息。


James犹豫了一会儿,他担心碰到Freddie的伤口,但最终还是在Freddie可怜巴巴的眼神下躺到了床上。James小心翼翼的搂着Freddie的肩膀,轻吻了一下他的头发。


 


伤好之后Freddie回到了BBC,所有人看着他都像看着一个英雄,这让Freddie有些别扭。


 


******


 


再之后某一天,Bel兴奋地跑到Freddie的办公桌前。


“天啊!Freddie!你是怎么邀请到他来当嘉宾的?!”Bel激动地问。


“蛤?谁?”Freddie有些懵。


“Ian Fleming!你是怎么邀请到Fleming先生的?”Bel拿出粉饼开始补妆。


“Fleming先生?他到电视台了?”Freddie惊呼。


“你不知道?可是Fleming先生说他是你邀请过来的啊?那本《皇家赌场》你带到公司了吗,我要去找他要签名。”Bel开始在Freddie的桌子上翻找。


“Fleming先生现在在哪里?”


“摄影棚的休息室。”Bel说。


“我先去找他。”Freddie匆忙离开了办公室。


 


“你好,Fleming先生。”Freddie在自己喜欢的作者面前有些羞涩。


“Lyon先生,很高兴认识你。”Fleming伸出手和Freddie握了握。


“我非常喜欢您的小说。”Freddie连忙开口。


“是的,我知道,James不止一次提过你。”Fleming笑了起来。


“所以您是因为James来这里的?可他没有跟我提过。”Freddie懊恼地开口。


“或许你可以当做一个惊喜?我听说你们今天有一个关于国家监视行为的讨论,James认为我应该来看看。”Fleming说。


“是,是的,您能参与讨论当然非常棒。我会把我们的讨论提纲拿一份给您。”Freddie立刻回到工作状态。


“James说你非常喜欢007。”


“是,是的。”Freddie感到有些脸红了。


“那你知道吗,James的确是007的原型之一。”


这下Freddie确定他的脸红了。


“我的下一本小说里,会有一个新人物出现。”Fleming随意地聊了起来。


“新人物?”Freddie好奇。


“他会是James Bond的军需官,代号Q,一个年轻、聪明、充满创造力的孩子,总是穿着和他的身材相比过于肥大的外套,还有一头乱糟糟卷发。”


听到这里,Freddie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听着是不是有些耳熟?”Fleming笑了起来,其他工作人员走了进来,他们中断了对话。


 


Freddie下班后回到了家,他发现他的特工先生正在家里等着他。


“晚上好,Q。”James对他说。


 


-END-


 


英国同性恋除罪是1967年,所以这两只的地下恋情要进行很久很久很久。



评论

热度(65)